原标题:76岁老农是个摄影发烧友

问题:胶卷相机胶卷的摄影原理是什么?

喜欢,是因为依赖,因为离不开,所以坚持,所以相互陪伴。

图片 1

回答:

图片 2

“一天不拍些东西回来,我心里就空落落的。”76岁的户县老农叶世创是个摄影发烧友,家里不仅摆满摄影的各种“长枪短炮”,且电脑、打印机、冲胶卷的暗房等家当一应俱全。

简单粗暴一点说,在塑料膜上涂上卤化银与颜料,分多层涂布,各层负责不同的颜色显示。当胶卷受到不同的光线照射时每层𠧧化银会发生不同的化学反应产生潜影,然后再用C41药水冲洗胶卷,受到红光照射的地方会有青色的颜料无法被洗掉,受到绿光照射的地方会有品色颜料无法被C41药水洗掉,受到蓝光照射的地方会有黄色的颜料无法被C42药水洗掉,这样就会在胶片上形成连续的反相的影像。然后用感光相纸通过Ra4冲洗工艺还原拍摄的画面,今天的激光冲印亦旧是用感光相纸通过RA4工艺冲洗照片。(手机打字不易又不想抄别人的,所以说的不太详细也不太全面,请凉解!)下图一是两个牡丹的负片,20多年前的,己有些褪色。图二是负片上的小字放大100倍后看到的颜料分布情况。

©Cecilia

走进户县叶家寨叶世创的家里,只见满满一张床上,堆满了长长短短的镜头和大大小小的相机,桌上摆着两台电脑和打印机……面对这些现代的摄影器材和设备,让人很难跟眼前这位银白胡须的76岁老农叶世创联系起来。“我正儿八经是名资深摄影发烧友。”面对记者的疑惑,叶世创侃侃而谈。他告诉记者,上世纪60年代上初中时,自己学习了光学、电磁学、力学等原理和各类相机构造、成像原理,并爱上了摄影。当时,他下了血本花了30元,买了第一台海鸥牌胶片相机,开始尝试自己拍照。初中毕业后,叶世创回到老家,当起了农民。那台胶片相机,自然再没有用武之地,他便送给了同学。此后近半个世纪,娶妻生子,操持家务,叶世创再也没有碰过相机。一直到1999年,老伴去世,一度心情沮丧的他,想到通过拍照片来调整心情。

图片 3
图片 4 回答:

常常在跟老友相聚时,被问到是什么时候开始爱上摄影的,为什么会一直喜欢摄影,并一如既往。

“是相机让我活得更有滋味。”叶世创说,重拾相机,他以当年上学时学的摄影原理为基础,购买了新的凤凰牌胶片机,拍风景、拍肖像、走到哪里,相机都随身带着,并学会了一整套从拍摄、使用光圈焦距、冲洗、放大等流程。爱上摄影的叶世创再也没消停下来,他背上相机走村串寨摄景拍人。叶世创对摄影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他从不刻意选择拍摄镜头,张三家的麦子熟了,李四家的小孩过满月……乡土风情、农家生活、田园风光都成了他的题材。

胶卷相机的摄影原理:都是经过镜头把景物和景象聚焦在哪胶卷上,胶片上的感光剂随着光的变化而变化。

第一个问题倒也能回答上,不过就是给出一个合适的时间,大概是大二那年开始喜欢摄影的吧。可第二个问题……我好像从没有认真想过。

在他12平方米的工作室中,两台电脑、两台打印机占据了桌子上很大的地方。“起初摄影、冲胶卷遇到难题我常向开照相馆的年轻人请教,当时用的都是胶片机,我家中还有暗房,各种药水,还会洗胶卷,我还自己调制过药水配方,比书里的还实用呢。”叶世创略显得意地说。后来,叶世创买了数码相机,就开始学习打字、玩电脑,用photoshop修照片。二楼工作室,似乎是叶世创的作品展览馆。四面墙上,挂满了他的摄影作品。“我从来没有统计过,拍过多少张照片,这个数量太庞大了,无法统计。”叶世创说。

胶片上受光变化后感光剂显示拍照的物体,最后把拍摄的物体定在胶片上。

图片 5

据子女们讲,只要天气好,父亲每天早上便会骑着三轮车出门,中午回家吃饭,午休一小时后,下午再出门,很少间断。由于摄影小有名气,经常有人慕名上门,请叶世创帮忙拍照。在常伴叶世创出行的三轮车上,放着电脑和彩色打印机。拍照完成后,叶世创熟练操作电脑,现场将照片打印出来。“拍照要付费,但是我不以挣钱为目的,给多给少,完全是自愿的,遇到困难的人,我就免费拍。”叶世创说。

胶卷说白了就是一个密不透光的黒盒子,在盒子上钻一个小孔,通过小孔长时间曝光就能成像在胶片上。

©Cecilia

据了解,叶世创不仅是个摄影发烧友,还是个诗人,他自己写诗,还自费印刷过6本诗歌集。“都说玩摄影穷三代,可人不能一辈子没文化,不能没有爱好,我会一直坚持走我的路,一定让我的晚年过得充实、富有乐趣。”叶世创说。

现在数码相机就比较方便,内存卡相当于胶卷储存相片成像,以前的胶卷还要冲洗才能印出照片,这是一个很漫长的时间,不太方便。现在的数码相机取内存卡,插入到读卡器上,就可以通过电脑显示出来,再通过打印机打印就可以出照片了。

图片 6

图为76岁的老农叶世创能够玩各种相机,是个名副其实的摄影发烧友。

图片 7
图片 8 回答:

©Cecilia

数码相机和胶片相机在工作原理上并没有太大的区别,都是将被摄景物发射或反射的光线通过镜头在焦平面上形成物像。

说起来,我跟相机其实很有缘分。

回答:

妈妈在我还未满周岁那年丢下我去了香港,她回来时带了一个黄色的相机,那会儿的相机还是放胶卷的。

光化学转换。

在94年,相机也算是稀罕物了吧。正是因为妈妈带回来的相机,我现在才能看到自己两三岁时的模样,并留有许多当年的生活写照。

后来,小黄相机就慢慢的不好使了。随着手机的普及,它最终沦为我的玩具。再后来,它就找不到了。

但是在前几年,我还在家里的某个地方看过小黄相机的闪光灯,再然后,我就再也没见过它的任何部件了。

图片 9

©Cecilia

初中上学那会,住在舅舅家,舅舅是开照相馆的。零五年的时候,依旧是胶片相机的天下。

我记得,舅舅店里的玻璃柜内,整齐摆放着一排又一排的胶卷,当时最受青睐的大概是柯达和富士的胶卷吧。

我常常会看到,各种各样的人来拍照,然后下午或者晚上的时候舅舅会在暗房里冲洗黑白照片。坐在暗房边上,我时常会闻到一股药水的味道。

图片 10

©Cecilia

后来上了高中,因为好奇,我也曾经百度过暗房冲洗胶卷相片的原理。原理稍有复杂,在此就不赘述了。

图片 11

©Cecilia

再后来,真正接触相机和摄影是在大二的时候。

一开始用的索尼手机,总是能拍出许多色彩鲜艳的照片,所以常常想要出去拍很多的花花草草。

图片 12

©Cecilia

拍着拍着,总会觉得手机的摄像头不够用。那会,我想我需要一个相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