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老兵等不起!”——山西摄影爱好者抢救性寻访百余抗战老兵

图片 1

图片 2

新华社太原11月16日新媒体专电
题:“老兵等不起!”——山西摄影爱好者抢救性寻访百余抗战老兵

10位抗战老兵昨天参加抗战主题摄影展摄影/本报记者 魏彤

  李良俊老人病中行最后一个军礼。

图片 3

图片 4

  用4年时间,他走访了近300位抗战老兵,为他们留下在世的影像,可谓“为史存真
老兵不死”。8月15日,以拍摄时间顺序结集而成的《未曾遗忘——重庆抗战老兵身影集一》在我市印刷完成。完成这本影集的,是我市摄影爱好者周秋隼。

91岁老兵刘名芳在阳泉市城区的家中与李若冰一起看画册。新华社记者 马志异 摄

抗战老兵在现场集体敬礼 摄影/本报记者 魏彤

  与抗战老兵结缘在10年前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王学涛

两位摄影爱好者用一年时间寻访了近百名抗战老兵,为他们拍摄了肖像。昨天,这个以抗战老兵肖像为主题的摄影展在中科院开展,10位抗战老兵也参加了开展仪式,111岁的老兵董济民还兴致勃勃地和自己的肖像照片合影。但也有老兵在不久前去世,再也无法到现场看自己和战友们的肖像。

  提起周秋隼的公益拍摄,得从10年前说起。

在山西阳泉市工商局工作的摄影爱好者李若冰,两年多时间利用周六日、节假日行走5000多公里,寻访了120余位抗战老兵,写下数万字的寻访随笔,并自费出版画册赠与老兵和相关单位。他的事迹感动了很多志愿者加入,和他一起记录那些被岁月淹没的故事和精神。

现场

  2005年,抗战胜利60周年。当年,30岁的周秋隼在《重庆晚报》上偶然看见一篇讲述居住在弹子石的抗战老兵杨养正的文章。

“老兵等不起!”

老兵面对镜头频频敬礼

  杨养正参加过四行仓库保卫战,是“最后的八百壮士”之一。“我当时很惊讶,想不到身边还有这样的抗战英雄存在,于是我们一群网友相约前往看望。”周秋隼回忆说,那天,第一次有一大群陌生人去听老人讲当年参加四行仓库保卫战的故事,老人非常激动,讲到精彩处,仿佛连当年负伤后被摘除了眼球所安装的义眼,也散发出了光芒。

大清早,记者见到李若冰,他正准备去给老兵送画册。88岁的卞维英老人13岁就进入抗日军民学校,后在八路军中做战地护士。看到画册里自己的照片,她笑得合不拢嘴。“那时候最艰苦,一天走100多里地,有时一天也吃不上一顿饭,哪有条件拍照片?”

为了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专职摄影师任晖和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社会保障杂志社摄影记者陈萧军,历时一年抢救性挖掘寻访了近百名抗战老兵,以手中的镜头对抗战老兵进行了纪实拍摄。昨天下午,他们和京津冀关爱抗战老兵公益执行团队在中科院,共同举办“我是一个老兵”主题摄影展。除了遴选50名抗战老兵的影像,以视觉记忆呈现抗战老兵的形象,影展负责方还从美国国家档案馆藏的中国抗战影像资料中,精选部分照片展示当年的烽火狼烟岁月,影展将持续至10月7日。

  从那以后,周秋隼总会不定期去看望杨养正。

“非常感谢李老师,他的画册使更多老兵的事迹被后人所知,他们的精神得到传承。”卞维英的女儿庄艳说。

在昨天的影展启动现场,10位曾经参加过抗战的老战士也到了现场,他们中有来自新四军的顾理昌老人,也有来自国民党军队的尤广才老人。曾经参加过武汉会战的董济民,出生于1904年,今年已经111岁的他是目前已知的最老的抗战老兵之一。他听力不是太好,在和志愿者们互动敬礼时需要别人提醒,但当敬礼时还是会坚定地举起右手,动作有模有样,不失当年风采。曾经参加过北平抗日杀奸团的叶于良,作为老兵代表做了发言。早年参加过新四军的顾理昌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他今天过来参加这个活动,“很开心,心花怒放”。关爱老兵志愿者团队负责人告诉北青报记者,这些出现在现场的老兵,是他们寻访发现的老战士里身体状况不错的,还能出来走动,他们也很乐意参加这类活动,因为随着年龄增加,这样的机会越来越少。

  2010年底,杨老病逝。在老人灵堂守夜时,周秋隼与另一群志愿者不期而遇。“原来除了我们以外,还有一个民间志愿者团队也在默默关心抗战老兵,杨老只是他们关爱的对象之一。”从那时起,周秋隼毫不犹豫地加入到关爱抗战老兵团队中。

在平定县东回镇木口村,92岁的樊金看到画册上自己和堂哥的照片时,露出孩童般灿烂的笑容。老人指着图片反复念叨,“这是我的照,这是俺哥哥的。他是应召入伍,我是自愿的。”

10位抗战老兵在昨天下午的影展现场兴致勃勃,他们有的会和志愿者们只言片语地聊抗战的事情,有的则和活动方交流当天的安排,还有的老兵和展出的自己的肖像合影。今年已经111岁的董济民,就在志愿者的搀扶下,颤颤巍巍地走到挂着自己肖像的地方,摆出姿势进行合影。他虽然听力不是很好,也不太擅长表达,但还是乐呵呵地,嘴边挂着笑,不断满足着一些热心观众的拍照要求。叶于良老人身体状况要好一些,他也和自己的肖像合影,还和拍摄者一起看相机上的照片,看着效果不错,还露出了笑容。

  定格抗战老兵病榻上最后一个军礼

樊金小儿子樊福科说,之前没人探望过父亲,而李老师带来了温暖。临走时,老人坚持拄着双拐把李若冰送到门口,不停地说“来啊”,一直站在农家小院门口目送他离去。

但并不是所有老人都这么幸运,关爱老兵志愿者团队负责人透露,能到现场的已经是身体状况比较好的,还有的老人已经生病卧床。在展出的这些照片中,每一幅照片都包括一位老兵的肖像,下面会加注老兵的名字和作战经历,而有的老兵再也无法前来和自己的肖像合影,他们的名字已经加上了黑框。

  周秋隼喜爱摄影,每次与志愿者一起参加关爱抗战老兵活动时,他都会带上相机,拍摄活动的点点滴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