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知道,如今杭州北里西湖的清澈,是一群“净水小保姆”换来的?北里湖是钱塘江引水入西湖后的出水口,水质一直垫底,除了荷花,想种点其他水生植物,一向很难。

图片 1

昨天,杭州西湖风景名胜区管委会西湖水域管理处发布消息,苏堤以西部分的西湖水质已摆脱富营养化状态,“减肥”初见成效。上海交通大学环境工程与环境科学学院教授孙海南对西湖的评价是:“西湖已成为具备生态修复条件的湖泊,在全国城市水环境和景观湖泊治理中处于领先地位,具备向世界著名城市景观水体冲击的能力。”历时4年的《西湖水环境综合保护工程效益评价及管理对策》项目由水域管理处承担,杭州市环境保护科学研究院和浙江大学共同协作,目前,此科研成果已经国家级专家评审,并通过了杭州市科技局的鉴定。西湖西部富营养化“顽症”得治昨天,记者站在杨公堤西面乌龟潭的岸边,只见湖水清澈见底,离水岸20米距离内,湖底苦草和金鱼草自在摇曳。“今天湖水的能见度是90多厘米,下雪时能达到1~2米。”西湖水域管理处副主任吴芝瑛告诉记者,西湖综保工程以来,苏堤以西的西湖湖水整治效果最明显,这个范围包括小南湖(靠近苏堤、南山路)、浴鹄湾、乌龟潭(杨公堤西面),“它们已经摆脱了富营养化状态。”此次科研结论是,西湖水体及主要支流水质比实施西湖水环境综合保护工程(2002年)前的中度富营养化状态有明显改善,主要污染指标降幅明显,氨氮、总磷、高锰酸盐指数已接近地表水Ⅲ类水标准,透明度年均达65厘米。西湖湖底金鱼草自发生长在整治前,水草种到西湖湖底的淤泥里,过不了几天就会因为缺氧而死。“而现在,西湖水底的沉水植物已能自发地生长出来,这在城市湖泊中是非常不容易的。”吴芝瑛谈起这些苦草、金鱼草,就像在描述着尚未满月的婴儿:“这些沉水植物,现在还需要我们补种一些,等它们能大面积地自发生长时,我们就能看到一个清澈的水下森林。”要知道,沉水植物可是“水中大害”氮和磷的天敌,别看它们长在湖水的最底层,却要从浮在上层的藻类植物的“口”中争抢食物氮和磷,而且食量还大得惊人。水质是否能够得到改善,关键之一就是它们能不能存活、繁殖。西湖湖水展现两条生态链微生物→底栖动物→浮游动植物→水生动物;沉水植物→浮叶植物→挺水植物→湿生植物。课题研究还得出了一个令人惊喜的结论——两条生态链首次扎根西湖。在水底的是底栖动物,比方说水蚊子,就喜欢在水底的淤泥里活动。在它们上面是浮游动物,腔肠动物就在这一层的湖水里游走。最上面的湖水就是水生动物的天地了,各种鱼类穿梭自如,有时还会腾空跃出水面,给人一个惊喜。“西湖是有生命的,之前她还要依赖我们的帮助生存,可一旦生物链和谐发展,她就能像个健康的人一样,有完善的体内循环和代谢系统,完成自净。这样的水域生态系统才能称得上良性、自然、稳定。”吴芝瑛说。5年时间打造湖西示范区湖西水域整治效果明显,接下来的任务就是要巩固成果、进一步提高水质。吴芝瑛说,西湖治水,要走的路还很长。“虽然是水环境保护工程,但西湖周边的茶园、山地也要管一管,含磷量高的化肥应被列入禁用对象。”“湿地就像是肺,现在的湿地主要集中在茅乡水情、乌龟潭和浴鹄湾一带,今后还要进一步扩大湿地面积,增加城市的‘肺泡’。”“西湖里的鱼也不是越多越好,什么时候放鱼,放什么品种的鱼,一次放多少鱼,都需要建立模型研究过,这可不能光凭感觉做事。”接下来,要用5年时间,在苏堤以西水域中建一个样板示范区,然后在外西湖和北里湖推广经验,让西湖更健康美丽。(麻剑辉
吴雅兰 杨晓政)2006-12-26

2012年3月,西湖北里湖开始“大兴土木”,在水底种“草”2万平方米。因此进入这样一个良性循环——因为有阳光,沉水植物能存活了;因为植物活了,吃掉脏东西,水更清了;水清了,阳光更好了,植物长得越来越多……

白堤 记者 姚颖康 摄

杭州人真幸福啊……西湖水下种香葱,鱼儿跃,鸟语花香……

浙江在线-杭州频道5月30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曾艺 戴睿云 通讯员 斯金叶
张梦思)“嗒嗒嗒……”随着发动机的轰鸣,一艘形状奇特的船驶入西湖。它长得有点像竹筏,名叫漂浮物收集器,两条机械臂浮在水面上,不断张开合拢,将湖上一团团黄色的颤藻清理干净。

继续保持,难得的5A免费景点。

未能抛得杭州去,一半勾留是此湖。70年,弹指一挥,西湖这颗明珠,愈发透亮。

加强监管,扔废弃物至湖中,重罚!

这背后,是新中国成立70年来,几代西湖人共同为之贡献智慧、青春、汗水的综合保护工程。西湖水透明度已从近20年前的40厘米上升至80厘米,曾经的“劣Ⅴ类”帽子也被摘除。西湖周围群山,从建国初期的光秃秃泥巴地,变得满山青翠。补种的不同种类色叶树,于四季变幻出不同的色彩,让西湖变得更加多姿。

大中午去西湖玩,雾有点大,一脚踩空,掉西湖里,哇塞,水质真好。

正如守护西湖的管理者所言:西湖这样美,是因为对她的生态保护,没有一刻是止步不前的。

图片 2

难得一见的“绿樱”引来诸多游客驻足观赏 记者 姚颖康 摄

“看天吃饭”到“一月一换”

我国近代地理学家竺可桢研究过西湖的成因,他认为,在钱塘江初成之时,西湖不过是钱塘江口左边的一个小小湾儿,后来钱塘江沉淀慢慢把湾口塞住,它就变成一个潟湖,与外界不通,水体也就得不到更新。由于淤泥变多和富营养化程度的加深,西湖水质一度被评为“劣V类”。

要问如今的西湖水为何这样清澈?我们还得去玉皇山山麓的玉皇预处理厂寻找答案。

大门口,两个身影正向我们挥手,一位是西湖引配水中心主任蒋志坚,另一位是玉皇处理厂站长卢强。1986年,首个西湖引水泵站建成,卢强和蒋志坚分别在当年和次年入职。

“别看玉皇预处理厂地方不大,却是西湖水‘一月一换’的关键所在。”蒋志坚介绍,整个西湖水容量约1450万立方米,核心的西湖引配水工程日引40万立方米钱塘江水,其中玉皇预处理厂日引30万立方米,同年建成的赤山埠预处理厂日引10万立方米,一个月就是1200万立方米。这相当于每月给西湖一次“大换血”,能让西湖水真正活起来。但让西湖实现稳定换水,并非易事。

2003年,西湖综合保护工程全面开启,玉皇预处理厂也在同年建成并投入使用。之前,只有等来自钱塘江原水的透明度达到70厘米时才能开泵引水,而杭州的多雨时常让其达不到要求,一年中能引水的日子也就100多天。

西湖引配水工程的启动,使“开泵引水”到“注入西湖”之间,增加了数道沉淀处理工序,引水工作不再“看天吃饭”。卢强说,除去维修和闭潮,如今一年中有300多天都可开泵引水。

我们到访时,早班工人已经在忙碌。记录水表、给反应池添加絮凝剂、用塞氏盘测量水透明度、检查吸泥行车运转是否正常、清理池中的藻类和海瓜子、检查吸泥机的虹吸管出水口是否被泥沙堵塞……经过这些工序,钱塘江原水透明度能达到120厘米以上,最终注入西湖。

令西湖水活起来的另一个奥秘,就藏在湖底。在玉皇预处理厂,我们看到一张地图上有3条红色虚线,横跨西湖。原来,这些虚线指的是埋在湖中的沉管,它们能将西里湖的优质湖水,引至北里湖和西湖东部地区。这项工程被戏称为“心脏搭桥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