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类“老大娶老二”的合并,自然为百度、阿里、腾讯、红杉等资本方所乐见,但同时不可避免地引出一个问题:业内巨头合并,市场份额都已占据各自所在领域的绝对垄断地位,已经触发了我国反垄断机制,那么,政府对此的反垄断到底该不该启动?应该如何把握互联网时代的反垄断问题?这无疑是“互联网+”市场竞争和政府监管中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有必要深入探讨。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反垄断局局长吴振国15日在国新办表示,市场监管总局正在运用《反垄断法》对滴滴优步合并案进行反垄断调查,全面分析评估该交易案对市场竞争和行业发展的影响,以及对损害消费者利益的垄断行为。

图片 1

近期,互联网领域竞争出现了新的明显态势:业内龙头企业纷纷合并。简单一数,即58同城和赶集网、滴滴和快的、美团和大众点评以及刚刚出炉的携程和去哪儿合并。这些合并的共同点就是合并双方都是各自领域内数一数二的企业,因而被戏称为“老大娶老二”。

以下为部分回答实录:

新闻快读

上述合并,资本方是直接赢家,但政府的反垄断监管,却不是以资方标准为标准,而是以消费者利益为根本标准。也就是说,是否能为消费者提供新的价值,才是政府监管的终极衡量标准。

新加坡联合早报记者:

“千呼万唤始出台”的反垄断法将从8月1日起实施,人们关注的焦点也从法律的制定转向如何使用好这部法律上。

从这个角度观察,直接考虑的是有关合并是否能够实现各方市场资源的有效整合,从而提高资源使用效率、降低市场运营成本、开发新的产品,为消费者提供新的价值。目前尚不敢断言,只能说这是必须的,是所有市场行为理所当然的努力方向,目前看来也有实现的可能。

刚才您介绍了关于反垄断法的很多成就,我相信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中国的反垄断法其实也经常被批评,说对外国企业具有歧视性,包括合并收购的审查,相比之下中国企业收购合并审查相对宽松,一个例子就是滴滴和优步的合并,或者说滴滴收购优步被广泛视为是给滴滴市场垄断的地位,但是当局的审查到目前为止好像还没有一个结果。请问在中国承诺更大力度的开放市场的背景下,当局怎么确保中外企业都能够得到公平的对待,外国企业合理的收购方案不会被阻止?谢谢。

反垄断执法机构的执法模式是“统一”还是“多元”?对“合法垄断者”要不要监督?企业并购反垄断审查如何开展?形式各异的“卡特尔”由谁来管?谁来执掌反行政垄断之剑?

但更重要的,是考虑合并后市场竞争格局的变化对行业经营行为的影响,即企业是否有更强的意愿和压力为消费者提供新的价值。如果并购弱化了竞争,甚至形成了垄断,则可能降低企业为消费者提供更好价值的意愿,转为利用市场垄断地位赚钱;如果是强化了竞争,或者至少没有弱化竞争,则为了竞争和发展的需要,优势企业仍必须想方设法维持、加强自己的市场竞争地位,努力通过自己的经营为消费者提供更多福利,而其他企业也依然可以有充足条件挑战领先企业的市场地位。鉴于互联网条件下竞争态势、竞争格局的根本改变,以及有关领域的市场竞争格局,相关并购似乎还不足以削弱竞争,更不可能消灭竞争,所以正向竞争的总体态势依然会保持。当然,市场竞争格局如何变化尚有待观察。

吴振国:

面对种种疑问和猜测,有关执法部门一一予以回应。

那么,这种情况下,政府的反垄断监管应该怎么办?根据我国有关反垄断管理规定,有关并购无疑应属于反垄断审查范畴,启动反垄断审查和监控是必要的,但如何判断、如何认定却与传统的反垄断审查有很大不同。

关于你提到的滴滴收购优步这个案件的情况,我也可以向各位记者朋友做一个通报。市场监管总局正在依据反垄断法及有关规定对这个合并案进行调查,网络约车不管是在中国还是欧美,都是一个新兴的业态,与传统行业有所区别,市场竞争也复杂多变,本案社会关注度比较高。我们正在研究互联网竞争规律和特点,全面分析评估该交易对市场竞争和行业发展的影响,严厉查处损害消费者权利的垄断行为。市场监管总局作为反垄断执法机构,高度重视新经济领域的竞争问题,根据自身创新发展、创新监管方式和坚持包容审慎的原则,对互联网等新兴领域的发展进行监管,维护市场的公平竞争,为互联网的新业态、新模式营造一个宽松、包容的发展环境。既要充分发挥市场竞争机制的作用,增强互联网行业的创新动力,又要加强互联网行业的监管规则体系,我们会与相关部门一道,依法加强市场监管,防止形成行业垄断和市场壁垒,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和社会公共利益。谢谢。

反垄断法于8月1日起开始正式实施,虽然担忧很多,但是,记者从几个国家反垄断执法机关的大门走出后的感受是:各部门厉兵秣马,执法准备静水深流。各反垄断部门的官员都有这样的表示:社会对这部法律实施的前景充满期待,我们有理由对它的实施和将来的不断完善充满信心。

<12>

图片 2

采访中,就目前社会普通民众所关注的反垄断反什么、由谁来执法等问题,相关部门的官员一一进行了解答。

“三驾马车”各司其职

虽然“反垄断委员会”目前尚未挂牌,但是,其五大职能已经在反垄断法第九条中规定得明明白白。权威人士介绍说,反垄断执法工作是由国务院规定的反垄断执法机构负责的,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只是履行“组织、协调、指导”反垄断工作职能的高层次议事协调机构,并不行使行政权力、作出行政决定。

反垄断执法机构是采用“统一”执法模式,还是“多元”执法模式?反垄断法公布后一直存在争议和猜测。

7月25日,国家工商总局对外公布了“三定”方案,为种种猜测画上了句号。工商总局的“反垄断与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局”成为第一个现身的反垄断执法机构。

国务院即将设立的反垄断与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局职责的描述是:“拟订有关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的具体措施、办法;承担有关反垄断执法工作;查处市场中的不正当竞争、商业贿赂、走私贩私及其他经济违法案件,督查督办大案要案和典型案件。”

而此前,工商总局负责反垄断执法的主要部门是公平交易局。据该局官员向记者介绍,反垄断与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局将在公平交易局的基础上改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