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每个令人心疼的故事一样,都是只有开头,少了结尾。听别人故事的时候,我可以肆无忌惮的哭的那么酣畅淋漓,却在回忆自己的故事时,连堆放眼泪的角落都不曾有过。你一直是我藏在心里的秘密,别人不懂。所幸,我们一起看过那年夏天的流星雨。

  有时候会在大雾笼罩的雨天想起,想起你离开我的样子,很想写封信,告诉你这里的天气,很想告诉你这里发生的点点滴滴。可生命中总有一些人与我们擦肩了,却来不及相见;遇见了,却来不及相识;相识了,却来不及熟悉;熟悉了,却还是要说再见。我们是幸运的,擦肩了、遇见了、相识了、熟悉过,就在我错以为可以永远的时候,你却奋不顾身的走了。从此你的名字成了我最大的禁忌。

散落的时光,带着点滴的青春,路过黄昏经过秋风落叶。一路步入寒窗的执惜,写下左岸时光。留下倒影年华,青春的脚印。却深深的印在流年的路上,一路的痕迹是如此的新鲜。却也是如此的痛,来不及忘掉所有收藏的珍惜。却一幕幕早已安排的命运,在此时光的路口,我们却是那么的陌生。往日的点滴早已不再属于这片安静的往惜,记忆走在时光里。分享着片刻的浮华,忘了是一场怎样如此的落幕。才将这里埋葬,深深的流年从不提起。时间重演那一幕幕画面,是为了更好的流年。珍惜过的曾经,总是难忘。

有时候会在大雾笼罩的雨天想起,想起你离开我的样子,很想写封信,告诉你这里的天气,很想告诉你这里发生的点点滴滴。可生命中总有一些人与我们擦肩了,却来不及相见;遇见了,却来不及相识;相识了,却来不及熟悉;熟悉了,却还是要说再见。我们是幸运的,擦肩了、遇见了、相识了、熟悉过,就在我错以为可以永远的时候,你却奋不顾身的走了。从此你的名字成了我大的禁忌。

  年少时的想念总是简单而纯粹的,那时天空总是很远,我的心思飘的很近,我的世界很小,纯粹的只装得下一个你。曾经我们畅想的一起去过的很多地方,竟成了生命中,洋溢过青春年华最好的地方,在金色黄昏里最美的遥想。年少的我们,总以为,遇见便是永远,总在年轻的岁月里,计划过那些漫长年华里想要一起经历的事情。但时光就是这样淡漠,无论我们怎样完美的想象,怎样周密的计划,在不得不离开的时候,怎么也留不下来。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岁月叠着岁月,一年又一年,我都在一边向前一边怀念。不是我颓然的不去仰望明天,是总有几只沉溺在岁月里的小蝴蝶逆着时光的隧道,只身往回走。每当我从睡梦中醒来,还是会忍不住去想一想过去。

  岁月叠着岁月,一年又一年,我都在一边向前一边怀念。不是我颓然的不去仰望明天,是总有几只沉溺在岁月里的小蝴蝶逆着时光的隧道,只身往回走。每当我从睡梦中醒来,还是会忍不住去想一想过去。

有一段期盼,我终于把所有的,感情都全部用完。把所有的执着,都放在有你的天空。为你执着的岁月,总是那么苍白和无力。总有一些人成为风景,而总有那么一群人。成为你入场的路客,一句问候便是。最后的语言,总有那么一群人跑进你的生活。给你许多安慰然后,一起流浪一段漂泊的日子。就这样你以为生命里,从此有她然而。时光依旧,要选择离开的人。总会离开的留也留不住,那怕是为她付出生命。她也一样要离开,或许一段总会让一个。执着的人好好清醒,或许一段离别是为了。在下一站遇见一位更好的她。

淡金色的黄昏吻过错失的流年

  余秋雨先生说,“人生至少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结果,只求同行,不求拥有。”更不会奢望永远,只求在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你。这时,那些言不由衷的心酸都会成为回忆里最甘甜的佳酿。或许我已经习惯了等待,以为可以把幸福等来,却可笑的失去了本来可以幸福的幸福,后来迷失在拼命寻找我们之间的差距。生命中来来往往许多人,但就只有这样一个人,来的这么偶然,一不小心就出现在我的生命中,给了我属于以后的希望。就如你一样。

文/雨夜情深

你说,想哭就带上耳机去走走,想起你就写信。现在不管我怎么想你,手里这些厚厚的信却不知寄往何处。夕阳西下,是我想念你的时候。这时总是往太阳落下的地方看去,不知道你在不在。

有一段散落,终成过往。带着这个流年,多想忘记你那怕是。不再想起你,可是你给我的印象。实在太深我是着不去想你,是着从心里忘记你。可是一路历过,转眼我们相识。近六年的时光岁月,在这近六年的青春年华里。我不知道我曾经那里误以为别,流年依旧时光远去。我们终是路过彼此而已,曾经的那些时光。曾经的那些青春,我们只能说声最后的再见。始终是俩个世界,没有共同的语言。当然也不合适在一起,

我在傍晚的夕阳里给你写信,长椅旁的无名花开的正好,路边的到法国梧桐不时落下几个孤单的的叶子。江城的天空总是暗暗地,一个人走在这条长长的路上,听着一路上广播里放着的“突然好想你”,眼睛突然涩涩的,想起你。

这是我16年在美文网上发的第一篇文章 ,17年遇见简书,决定把它放在这里。

有一段离伤,独自走在无边无际的天涯。看着一眼万年的流年,独自欣赏着自己走过的沧海,桑田的尽头我却始终。没有发现你的身影,或许是你不愿意出现在。有我的天空,我的那片沧海从始至终。都在为你而守护为你而执着,我已数不清有多少个流年。从我为你执着的岁月划过,或许是忘了。或许是流年的路过,老天注定要我为你执着一场。流年四季如一日的坚持,没有任何的回应。然后绝望的离去,最后画为终点的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