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女邻居色诱房东,房东不仅没收房租还借钱给她
小玲和老公结婚已经二十年了,这么多年小玲从来没有怀疑过丈夫不忠,可是,这几天她总是不知不觉就往那方面想。
小玲这么想是有理由的,最近小玲的丈夫小蒙因为工作上比较忙碌,所以常常一上床就呼呼睡去,小玲也乐得逍遥。不知不觉两人一个星期没有亲热过了,那天晚上小蒙跟小玲提出要求,小玲顺从了他,却发觉异样,于是,小玲就胡思乱想起来。
风流女邻居
细细分析起来,老公回来的话题里有个女邻居其实都跟老公关系不错。女邻居常某自从租了小玲家的那间公寓后一直没有给过房租,不仅如此,前几天老公还要求小玲转钱给他,说那个房客遇到困难跟他借钱,说好八月底还清。
小玲跟别人聊起这件事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哪有房客跟房东借钱的说法啊?小玲从老公透露的信息中发现这个房客虽然是个女老板,但从来没有听说房客的丈夫是做什么的,估计要么是离异要么是丧夫。
色诱
这个女人为什么两年多一直没能顺顺当当地交房租呢?有问题。然后小玲就顺势的查了一下老公小蒙的手机,结果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原来两人果然有私情,她在老公的手机上查到两人露骨的聊天记录,还都是女邻居色诱小蒙……
老实说,小玲从来没有怀疑过小蒙搞外遇,小蒙在公司里听同事们聊过的真的假的黄色的段子或者在外面乱搞的事情,都会回来跟小玲讲,小蒙对那些同事的所作所为总是嗤之以鼻,小玲虽然不喜欢听这些东西,但是从小蒙嘴里讲出来的这些事情中,也能更多地认清他的世界。
风流女邻居色诱房东
只是小玲没有想到,有些事情不发现是不知道,一发现之后现实原来如此冷酷。她不知道现在是假装不知道呢?还是和丈夫摊牌?慢慢的长夜,小玲失眠了。

图片 1

题记:城市的角落如同盲肠,污秽却也不可替代。
  1.女房东张平
  在这个部落里没有人称得上是这个世界的主角或者领袖,或许能够张牙舞爪疯狂一时的就是房东,每个月初的时候,他们就成了统治者,不停地砸开这个或者那个人的房间:房租五百,用电一块一度,自来水五块每吨,交钱!这是他们最疯狂的时候,他们就像一头头下山的猛虎,把本来有序的村庄撕咬得七零八落,间或把一些经济困难的,交不起高昂的租房费和水电费的房客的行李物品毫不留情地抛洒在本来就不干净的大街上。在大多数时候,房东保持得还是相当文静的,他们总爱蜷缩在麻将室或者洗浴中心肆无忌惮地挥霍着自己的时间。在这个部落里,房东是唯一不能创造价值的族类,在我的意识里,他们还不如妓女。
  当然,我的房东除外。
  我的房东是个年轻女人,说不上漂亮但也风韵犹存,我不知道她是做什么的,但是她也是早出晚归,忙得不亦乐乎!我的女房东是个独身,为什么独身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并不知道,或者说城市机械性的节奏生活让我没有机会去想知道关于别人的闲言碎语,在这个部落里的每一个房客都有自己的事情,他们在自己狭小的圈子里生活着,人与人之间不可能存在着不约而同的交集。即便是两个人见面,也只是莞尔一笑阐释着我们并不陌生。
  我的房东的房子是八层,每层房子都有着相同六套一室一厅的完美格局。在这个城市里这是一份相当可观的产业,让人值得怀疑的是我的房东不是本地人,从她的口音里就知道,她的发音带有很浓重的晋地味,和标准的河南官话有着很大的区别。也就是从她的发音里我知道她来自豫北的某个地方,疑惑是城市或者小山村。
  我的女房东是唯一对租客的性别要求严格的人,租她房子的人是清一色的男人,她说女人的月经是一种肮脏的东西,把房子租给了女人就等于说把房子租给了肮脏,肮脏的东西是会给她和她的房间带来不幸的。我感觉这只是我房东不愿意把房子租给女人的一种借口,至于具体原因,我直到最后或许还没有明白。
  我的房东在收房租的时候总是悄悄地敲开房间,然后和房客慢慢地聊家常,顺便把房租的事情给提一下,房客也不是傻子,自打开门那时刻起就知道房东是来收房租的,可是大家还是更愿意让房东把这道程序走完,然后把早已准备好的钱交给她,或者到最后略显尴尬地说:“大姐,你看,能不能缓缓,我这个几天还没有开工资,该死的老板还没有回来,该发工资了他还不回来……”我们的女房东碰到到这种情况总是摆摆手说:“你看你说哪里话,我不是来收房租的,我只是来说说话,咱们之间也需要感情交流,你说对不?”
  让我进一步了解女房东就是因为月初房东敲开了我的门,那是个白天,我高烧得厉害,对于这个城市的空气有着特殊敏感,偶尔的天气变故我都会用身体的健康状况得到证实。女房东敲开我房间门的时候,给我烧了一瓶热水,问我要不要吃药,我说睡一觉就好了!房东说你们男人怎么都是这样,有病就应该看医生,熬着不是办法。我说我就喜欢熬着,你能把我怎么着?女房东说,你等着,我房间里有药,我给你拿!
  也就是我感冒的缘故,女房东在我的房间里呆了整整一个下午,她在我房间里呆了整整一个下午的原因并不是她无事可做,而是因为那天是星期六,我和她都在休息。也就是在一个下午的闲聊中,我知道了女房东的一些故事。女房东是林州人,我不知道最近热播的电视剧《红旗渠的儿女们》讲的是不是她和她有关的故事,我问她,她说你们文化人就爱拿着最亲近的人开涮!我说在这个城市里我没有最亲近的人,女房东说怎么没有,我不是你最亲近的人吗?我笑着说今天的这个情况的确是,我接着说房东,你是不是爱上我了?女房东说你敢爱我吗?我是个犯罪嫌疑人,你敢爱吗?我说你即便是个杀人的犯罪嫌疑人,我一样敢爱你!房东说我就是个关于一个人意外死亡的嫌疑人!我问,那个人是谁?女房东说是我死去的老公!我问她是怎么死的?女房东说:中毒,就在我那个房间,口吐白沫,七窍出血死的!警察说是人为投毒,我是最大嫌疑人!我说不会真是你杀的吧?房东说我是嫌疑人!我问你是罪犯还是嫌疑人?我是嫌疑人,房东重复着,嫌疑人是无限可能但不确定。
  我的女房东叫张平,来自豫北的某个小村庄,房东是怀着对美好生活的憧憬来到城市的,天山路在这个城市就是个小胡同,张平来到城市的时候就是租住在这里,也是在这里他认识了比他大18岁的丈夫,她丈夫是个独子,她丈夫之所以和张平结婚是因为张平漂亮,张平的漂亮是属于山村女孩的漂亮,城市女孩的漂亮是妖艳,农村女孩的漂亮是质朴,张平的丈夫就喜欢女孩子的质朴。张平的丈夫之所以和张平结婚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她的丈夫离婚了,她丈夫离婚的原因是因为没有孩子,张平的丈夫之所以没有孩子是因为张平的丈夫自身性功能的缺陷,这点张平在和他结婚之前并不知道,张平的丈夫是勃起性障碍,张平和她的丈夫结婚之后没少看医生,可是效果甚微。伟哥进入中国后,张平的丈夫好像好了一阵,但是张平的丈夫没有等进入张平的身体就已经不行了。
  我和他只有夫妻之名没有夫妻之实,我现在还是处女,不信你可以到医院检查。张平告诉我。
  关于张平丈夫的死亡确实是中毒,这点是警察证明过的,究竟是谁下的毒,没人知道,张平说她也不知道,张平的丈夫是死在房间里的,警察在张平的房间里并没有找到任何关于致命毒药的蛛丝马迹,所以张平在她丈夫死后作为最大嫌疑人被警察关闭了48个小时之后又恢复了自由。
  张平说她丈夫的死因可能和一个女人有关,这个女人是她的房客,那个时候这个女人就住在我现在生活的这个房间,张平的丈夫经常到这个女人这里唠嗑。张平讨厌这个女人,张平讨厌这个女人是因为不但这个女人经常带男人到这个房间里,更重要的是这个女人经常把卫生巾慢慢地堆在卫生间的角落里,散发着恶臭。张平说女人的月经血是世界上最肮脏的东西,会给人带来厄运的。也就是在这个女人住进这个房间不到两个月时间,张平的丈夫就中毒死了。所以说张平认为女人就是杀害她丈夫的凶手,可是警察的结论出乎张平的意料,她丈夫死之前一个星期这个女人就回老家了,直到张平丈夫死后一个星期才回来。
  张平说,我丈夫的死亡肯定和她有关,我有这种第六感觉。
  我丈夫的死永远是个谜,没人能够解开这个谜,警察也一样。
  张平说,我丈夫30岁的时候肯定像现在的你,我见过我丈夫30岁时候的照片,和你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我有些不寒而栗。
  2.理发员强子
  在这个角落里居住的不但有像我这样的自由职业者,也有商场里的售货员,工厂里的普工,在马路上举个牌子揽活的水泥匠,甚至附近大学的情侣。理发员强子的店面就在街道交叉口的角落里,店面不大但是生意红火。强子给人理发的价格非常公道,童叟无欺,普通理理发也就是三元,即便在现在的农村也很难找到这样的价格了。强子和别的理发员最大的区别在于他从来不收儿童理发的钱,按他的话说是孩子的头发就像毛茸茸的小草,给孩子理发师一种享受,既然是享受就不应该再收钱,收了钱就对不起这种享受了。
  我是在住在这个角落里不久认识强子的,我理过发之后问强子多少钱?强子说三块!我说你忙活了将近一个小时就收我三块钱?强子说这里不是保罗国际,就三块!那个时候保罗国际的天价头正在整个城市闹得沸沸扬扬,很多人都不敢去修理自己的头发了。
  我在这个时候才去注意强子了,强子属于那种比较新潮的那种,火红的头发散发着90后的叛逆,作为80后的我也看不惯这样的叛逆。强子来自于西部本省西部一个相对发达的城市,保罗告诉我。
  我不缺钱,强子说,尽管我给人理发也仅仅维持了这里的房租,我不缺钱,按照我现在的理发水平,我向顾客要30一个头,顾客也不会有怨言,可是我不愿意收三十,三块就行,给人理发是一种很享受的事情,我给人理发显得自己特有尊严,我让谁低头谁就要低头,强子开玩笑说。
  强子喜欢喝酒,我多次在二毛那里见到强子喝着成打的啤酒,可是从来没有喝醉过。作为独身生活在城市里的人,我也经常到二毛的小店吃饭,二毛的小店我很钟爱,不仅仅是因为他那里的饭菜适合我的口味,更重要的是他那里的服务员让我感觉到有一种回归自然的释然,这是什么样的一种释然也许只有我自己知道,他这里的服务员不像大酒店里的服务员一样在客人面前表现的一本正经,他这里的服务员能够和你坐在一起拉下家长里短。
  二毛是强子的老乡,二毛的饭店开了不久,二毛为什么在这里开饭店,按照他的说法是大饭店开不了,就开小的,等赚了钱再开大的。就是因为二毛是强子老乡的这个缘故,我从二老那里知道了强子的一些情况,强子的父亲是个民族企业的负责人,强子的父亲在强子初中毕业后就打算把这个企业交给他,想让强子好好读书,把自己的企业发展壮大,可是强子却喜欢理发,强子偏要到上海的一个培训学校学历理发。强子是父亲的独生子,即便是独生子,强子的父亲也没有妥协的意愿,坚持让强子读书。强子铁定了心要学习理发的,就趁父亲不注意的时候拿走了父亲在公文包里的两万块钱,独自一个人来到上海。
  强子在上海学成之后就来到了这个城市,父亲在这个时候也妥协了,给了强子20万,希望强子能够在这个城市干出一番事业,可是强子就是开了这么一个小店。强子说是因为这里人群聚集,生意会好。强子之所以学习理发并且来到这个城市的原因是因为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是强子的同学,强子在中学时候就开始暗恋她,这个女同学最大的爱好是喜欢侍弄自己的头发。强子向她表白的时候,她说你回整头发吗?你如果能够整头发我到20岁的时候就嫁给你,让你整天给我整理头发.强子说我就去学习理发。
  强子学习理发归来之后再也没有找到那个女同学,听说那个女孩子去了西安,他就去西安找,后来他又听说那个女孩子来到了这个城市,她就来到这个城市找。我问二毛,强子找到那个女人了吗?二毛闭口不答,在我的再三追问下,二毛说了一句:女人真他妈的不是东西!二毛对我说的这些话刚好让二毛的服务员听到了,二毛的服务员不依不饶:你说谁不是东西?二毛赶紧改口说我是说别的女人,和你们无关!二毛的服务员说:量你也不敢说我,女人和女人是不一样的,我就是那种温柔贤淑的那种,你说对吧,二毛?二毛说:是,你是!我问二毛,你的员工敢和你这样顶嘴?二毛说她是我的女朋友,外地的,人挺好!
  因为我也和二毛经常聊天的缘故,强子在喝酒的时候,只要看到我在场,就会叫我叫上我一起喝,我说我不会喝,他就说你不会喝酒就蹲在墙角给我撒泡尿,女人才不会喝酒呢!二毛喝酒很豪放,是整杯整杯地喝,喝完之后就唱歌,唱凤凰传奇的《最炫民族风》或者是阿宝的高音,我问强子为什么爱唱这样的歌,他说他们的歌清凉豁达,就像喝酒一样,不能奶里奶气的。我问他为什么不唱腾格尔的歌,他说他不喜欢腾格尔的胡子,腾格尔的胡子就像茅坑旁边的稻草,听他的歌只能让他想到茅房!我第一次听说这样评价腾格尔,我爽朗地笑了几声,然后也学着强子一样大口大口地喝起酒来。强子说,我就讨厌你们这些文化人装腔作势,明明能喝酒,为什么还要装作不能喝?这不是自欺欺人吗?
  也就是这次喝酒之后,我和理发员强子成了朋友,十足的酒肉朋友,也就是从这个时候,我喜欢上了喝酒,并且酒量还不小!有时候强子还请我去歌厅或者酒吧或者洗桑拿,有时候强子还会点个小姐给我自己却不要,他说小姐是世界上最肮脏的女人,他怎么会把自己交付给世界上最肮脏的女人呢?那样自己也会很肮脏。我开玩笑说将来你的女朋友不一定就没有做过小姐,你将来的女朋友是个小姐你怎么办?强子听了我的话很生气,强子说不用说她做过小姐,即便是她和别的男人睡过觉我就会把她杀了,这样的女人会危害社会,就像鸦片一样。我说强子,你这是处女情结。强子说这跟处女情结没有关系。我听了强子的评论也对女人没了一点点兴趣。我很讨厌强子这些,我感觉这只是他不愿意请我找小姐的一个片面理由。我有我的理解,小姐比那些道貌岸然的虚伪君子要好很多。
  去整理头发,强子还是照样收我的三块钱,我说都是朋友了还收我的钱?强子说我收的不是钱,是尊严,这种尊严和喝酒不是一码事,是对我劳动的尊重。如果哥们哪天过不去了,让我给哥哥三两万都不是什么问题。人应该在乎尊严!
  3.我们睡个素觉吧
  魏亚南是个女孩子,88年5月16日出生,我之所以把魏亚南的生日表述出来是因为她的生日和我的生日在同一天,只不过我的年龄长她8岁。我在和魏亚南的故事刚刚开始的时候我感觉亚南是个不错的女孩子,样子很像我远嫁他乡的妹妹。

制图/刘敏

3月28日晚上,王小红夫妇回到安吉,用钥匙打开自己的出租屋,发现里面坐着一个陌生男子,把他俩给吓得不轻。据王小红介绍,她是东北人,丈夫是山西人,俩人在安吉打工,一直租住在凤凰二区的一幢出租房内。

房客:干嘛搬走我们的东西?

看到这个情况后,王小红马上给房东打电话问,究竟是什么情况?

房东告诉王小红,他在3月7号就给她丈夫发过信息,如果不再继续租住该房屋,将会搬空他们所有的物品。短信发出后,一直没有等到他们的回复,所以他已经把房屋内所有王小红夫妇的物品都搬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