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官裤裆凸起|宝贝儿腿分的大点总裁
向雯今年24岁,刚结婚两年,和老公在城里上班,是一名护士。
个子虽然不高,但是身材特别好,前凸后翘,娇小可人,尤其是结婚之后,前胸和臀部更加圆润,配上高跟鞋黑丝袜,别提多妖娆妩媚了。
今天向雯去接乡下的公公,因为老家要拆迁,老公这段时间又被公司派出去学习,所以只能她去接了。
公公王金山今年不到50岁,典型的农村汉子,身形看着比老公王勇都健硕,由于两人常年在外,所以向雯对自己这个公公还是有些生分的。
两人安排好家里大小物事之后,搭乘火车出发,买的卧铺,刚好在车上睡一夜就到了。向雯睡上铺,公公王金山睡下铺。
由于天气炎热加上来得匆忙,向雯也没好好挑选衣服,随便穿了件到膝盖的连衣裙就出来了,结果在往上铺爬的过程中,公公王金山隐约能看到她裙下若隐若现的春光。
那白胖的屁股蛋子将本就有些短的裙子撑起两个大皮球,露出下面两条白得耀眼的大腿。顺着大腿往上看,似乎还能看到大腿根部黑乎乎的一片,让人浮想联翩。
看得这副情景,王金山害臊的低下头,自己能对儿媳妇有什么想法呢,老伴已经过世多年,自己这些年不也这么熬过来了吗。
王金山摇摇头努力地克制着自己不去想,但是越努力反而满脑子装得都是,惹得王金山一阵心痒痒。
只能躺到床上闭目养神,努力平息自己内心的那股无名邪火。
偏偏向雯还不老实,一会要零食一会要喝水,行李都在下铺堆着,王金山只能一遍遍地给她递,每次抬头递的时候,都能看到向雯那大敞的领口露出来的一片雪白。
“爸,你吃不吃桔子啊?” 这不,刚躺下没多会,儿媳妇又从上面探出头来问他。
王金山本不想吃,可一想她一会吃不完还是得递下来,便嗯了一声伸手去接,都没起身。
结果向雯胳膊有点短,拎着装桔子的塑料袋就那么晃悠晃悠的够不到。就在两人这么奋力的去交接的时候,向雯的胳膊一滑,半边身子都掉了下来。
“呀!” 整袋桔子都砸在王金山的手和身上。
随着桔子一起下来的还有向雯那颗饱满白嫩,像刚蒸出来的发面馒头似的大胸也跟着跳出了领口,完整的呈现在王金山面前。
王金山一个激灵,差点把手里的桔子捏炸! 乖乖!这么大?
向雯丢下桔子急忙整理自己的衣服,王金山忙不迭的低头捡掉到地上的桔子,不知怎的,入手的桔子都变成了奶白色,轻轻一捏,又软又韧,一跳一跳的在王金山的眼前蹦跶,蹦得王金山心里六神无主,七荤八素的。
难不成自己憋了多年的心事,被儿媳妇的大胸一下给撞开了?
王金山暗骂自己一声老不正经,躺到床上开始睡觉。
梦里,王金山破天荒的梦到了自己过世多年的老伴,竟然还是结婚时那般模样,水灵娇嫩,脸上似乎都能掐出水来。
场景也是洞房那天夜里,王金山嘿嘿干笑着搓着两只手不知该干嘛,吹了蜡躺到床上,心里的欲望和冲动唤醒了隐藏在基因中最原始的激情。
三下五除二就把新娘子剥得一干二净,接着窗外的月光看着那白白嫩嫩的躯体,煞是撩人,王金山迫不及待的脱下裤子爬了上去。
“啊……”一声嘤咛传来,王金山突破最后那点屏障,顺利进入到温暖柔软的环境,那紧致温热的感觉让他忍不住抖了一下。
之后随着王金山的用力,新打的实木床都跟着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床幔上鲜红的喜字被晃得摇摇欲坠。
随着王金山的用力,身下的娇人儿也跟随着自己的节奏发出羞涩的嗯啊声音,也不知是痛还是爽,但那声音是那么美妙动听,勾得人心痒难耐。
年轻的时候根本不知道惜力,再加上是第一次,王金山卯着一股子劲狠命的冲刺着,身下的娇人发丝飞舞,一张俏脸红得像熟透的柿子,透亮鲜艳。
朱唇微张,断断续续的发出撩人的叫声,双眼迷离,似乎还蒙着一层水汽,胸前的两颗凝脂白玉般的酥胸随着王金山的冲击上下颠簸着,娇软细嫩,波涛汹涌。
王金山跟随着本能拼命的耸动着腰身,**紧致舒爽的感觉不断被放大,一种酥麻酸胀的感觉从尾椎骨直冲大脑,王金山像是打了个激灵,浑身抖动了一下,这感受让他有一瞬间的窒息。

谢谢邀请!法律保障老年人有再婚的自由,你公公当然有追求爱情的权利。只要他经济独立,有养活自己和老伴的能力,有自己独立的安乐窝,找个老伴是再好不过的事情。她既可解除你公公老年的孤独,陪伴和照顾他的晚年生活,又可减轻你们做儿女的负担,让你们一心一意干好工作,照顾好自己的家庭和孩子,这是件大好事,大喜事,当然要全力支持。

前几天带孩子回老家,我忽然起了个念头想让三岁的宝宝体验一下绿皮火车的卧铺。选的路线是十几个小时的车程,晚上出发早上到的。家里人都不同意,认为太累了。而且最近暑期人口流动大,火车票紧俏,我们提前一周看时,软卧已经没有了。硬卧床更小,高中低的铺位有点挤。

老公公67岁,想找个老伴是错还是对?我想老人的心愿合理合法、你们应该大力支持而不该反

我躺在床边上,风扇的风正吹到我身上,宝宝被我挡在里面吹不到。所以我好冷,穿上外套还不行,只得把那床小被子拿过来披上了。宝宝很热,只要贴到我身上就是汗。九点多开的车,宝宝十点半才睡着。总是要问这个问那个,我们在家里的床上也很少靠得这么近。听着火车行驶时发出的“哐当哐当”声,小孩子还是感觉很新鲜的。

运气好的找一个身体不错的,能多陪你几年,运气不好,没两年病了,需要住院需要手术需要有人出钱,需要有人照顾。如果先走了,问题还不大,走你后边了,到那个时候儿女就不会出来支持了。想通了,就别给儿女留作业。

我就坐在那里,抓着床上的护栏,靠着车厢看手机。下面过道里的座位上一个胖男人正坐在那里喝着茶看黢黑的窗外,听见上面有声音,抬头看看我,有点不理解的样子。

我公公76岁了,都找了一个老伴,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我们买的房子,裝修好了,因为为了让孩子读书方便,一直住在老房子里,喊他先去住新房子,结果他一天在外面捡些破铜烂铁,放在新房子里,弄得又脏又乱,现在又找了个老阿姨,住在一起,我都想问问怎么办?我老公是个孝子,他喊他父亲别找老太婆,不要长期住在一起,如果真的有需要,每个月给他2000元钱,到外面开宾馆,潇洒几次就行了,可他父亲不听,非要让老太婆住在我们的房子里,我都没有办法?

同时我对带宝宝坐硬卧非常乐观,认为可以轻松搞定也不会太辛苦。因为大学的时候经常乘火车,有的时候买不到票还坐十几个小时的硬座呢,有硬卧就很幸福了。而且记忆中床也不是很小嘛,每次睡得都很舒服。

我这个人吧,心地还算善良,心情再不好,心里不舒服,对他父亲有意见,没有见面时,想的是看到公公,臭骂他一顿,非要把老太婆赶走不可,但是每次见了面,又骂不出口,特别是看着,自己精心装修得漂漂亮亮的房子,被他弄得那么脏,乱,心里那个痛,真的是无法形容,你说我心情能好吗?

因为是始发站,人很多,检票上车的过程比较长。等我们终于走进车厢看到床位,立马懵了,床好小,上铺怎么那么高啊?一米六的我举起手刚刚可以摸到床上的东西。赶紧问门口的乘务员是否可以改签成软卧,女孩很认真,对着对讲机说了一通,告诉我“可以换两个软卧,但不在一个车厢。”那怎么行啊?万一晚上有事情,孩子爸都不好找到我们。只好作罢。

67岁了,考虑的也多了,儿女都成家立业了,每天忙于工作。没有时间跟老头子聊天说话,孙子孙女,也都每天上学,放学了也要补课,老人也不能去打扰孩子们。

可是我不想放弃这个想法,软磨硬泡终于说服大家。之前看《粉红猪小妹》里面有一集讲猪猪一家人开着小型度假房车出行,晚上大家就睡在车子里面的故事。宝宝对车子上忽然变出来的床很感兴趣。我相信这是一次非常独特的体验。

随”。如果你们反对,肯定有反对的理由,不外乎多了个后婆婆给晚辈添累赘;可老人如果心愿

我信心满满地订好票,一张上铺,一张下铺。我让老公睡下铺,我带宝宝睡上面。先生一脸忧虑地说“上面那么高安全吗?”我拍着胸脯说“没有多高,那火车总共才多高啊?而且睡在上铺安全,睡在下铺,万一我睡得死死的,孩子被半夜上下车的人抱走了怎么办?”老公虽然仍不放心,但也没有再说话。

经过多方打听,终于找到了,一个五十二岁的大姐,老头子也过世了,儿子女儿全成家了!说好一个月工资给她二千,剩下的一起花,用于吃喝拉撒睡!就这样,人家还照了婚纱照呢!还请客摆床,光明正大的,成了夫妻!如今十年了,老俩口过的可幸福了!儿媳妇们也开心,老头子不再折磨儿子,儿媳妇呢!家和万事兴啊!

老公问要不要他带宝宝在下面睡,他就坐着将就一下,看好孩子。我决定自己承担这个决定的后果,而且宝宝晚上睡觉一定要妈妈陪的,尤其是不熟悉的环境里。

我那缺德儿子,跟人家说是给我找老伴,告诉人家,我退休金8000元,经济上不愁吃,不愁喝,将来把她不当外人,当亲妈一样对待,还跟人家承诺,我名下的房产,车子,股票等资产将来分给人家一半,他们绝对不争,这小兔崽子把我的身后事都算计好了。

接下来的时间感觉好漫长,我翻找手机里各种有趣的公众号、简书栏目、新闻网站,不时瞅一眼睡得正香的宝宝,眼睛累了就眯一会儿。

踏实实工作,岂不两全其美!

这次出行真是失算了,不过也是一种体验吧。好在老公没有抱怨,宝宝很配合没有闹,也很开心乘这次火车。

有些家庭子女多的,老年人都是一家住几个月,轮流住,但我们不行,因为公公有退休金,他就喜欢老了,和我们住在一起:我能说什么?什么也不能说,只能这样,一想到自己的房子,一天都还没有去住过,天天住在旧房子里,心里就难受,那怎么办:?谁叫他是老人,还不是只有忍了……

以后带宝宝外出一定要计划好,细节考虑周到,不能再拍脑袋瓜做决定了。

至于公公的财产问题,只要你们善待老人,相信公公是不会亏待你们的。

五点多,宝宝翻腾几次之后眼睛睁开了。小东西对陌生的环境很敏感的,她听到了火车行进的声音,她很快醒过神来,使劲看着周围的一切。我俯下身,问她这是哪里。她很干脆地说“火车上。”

全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67岁了,马上70了还要找老伴儿?如果是我儿女支持也绝对不找。这个岁数已经没有了生理需求,只是怕孤独找个人聊天,那还那么麻烦干嘛?天好上公园聊,天不好用手机聊。

我利落地爬到上铺,好高,下面人的头顶都在我脚底下。记忆都是不靠谱的。老公站在下铺床上,双手把宝宝举上来。我接住,抱到铺位上,果然很挤。宝宝很兴奋,左右张望,还想站起来,被我劝说制止了。空间太小头抬不起来,而且车子一动太危险了。

其实我对这个保姆还是比较满意的,嘴上不说,心里挺乐,这层纸既然捅破了,我们也就领证了。

让宝宝先躺下来,剩余的空间为了不挤到她,我就只能侧着躺不动。这样小东西还不高兴,大概她从来没有睡过这么小的床,不让我躺下来睡。说“你不要躺,这是宝宝的床。”我好言劝说无效就威胁她“不让妈妈躺,妈妈就到下面去睡了。你自己睡在这里吧。”她就不在嚷嚷了。

我儿子和儿媳妇对我就很孝顺,我今年都60了,离婚了,儿媳妇见我每天闷闷不乐,抑郁寡欢,就跟儿子商量给我找个伴,但又不肯告诉我实情,怕我不好意思。

老公几次问我要不要换他来带宝宝,都被我故作轻松地拒绝了。那么侧身躺着躺着就累了,宝宝因为有点热总是翻来翻去。可是那么点空间根本不够翻,她的小手小腿一会儿打到车厢上,一会儿压到我身上。后来我因为累也睡着了。

虽然67了,说老不老,但肯定是不年轻了,老伴老板到老是伴,你公公想找老伴也属于情理之中。

更失策的是这列车上没有空调,只有一个强力小风扇挂在两排铺位中间的顶上,摇头晃脑对着两边猛烈地吹,发出巨大的嗡嗡声。我们在上铺离得最近,风很大很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