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女神汤唯 义工这些年:走得红毯,擦得地板
在很多人眼里,汤唯是女神。但从我2001年认识她直到今天,她在我眼里一直是那个素颜的义工女同学。现在她还是会随便穿件衣服、坐着公交车就来我的工作室喝茶;对我这儿的卫生看不过去了,她也会主动帮忙打扫;如果是一群朋友聚餐,吃完饭擦桌子洗碗的就是她。
那年赖声川来到中戏做客席讲座、排《如梦之梦》,她是其中的“五号病人妻子A”。也不知怎么有传言,说赖导走时托付我好好关照她,甚至这还上了汤唯的百科词条。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说:这不属实,在我的记忆里,她只是99、00两级导演系参演的同学之一。真正让我记住她,反倒是那年做大学生戏剧节,她来北剧场报名做义工。
当时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个走嘻哈风的滑板少女,特别干净利落,感觉像个男孩子。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她的眼神,简单直接真诚,从不会躲闪你的目光。我直言:这事没什么回报,别耽误你干别的。她的回答也很直接:“我只是觉得读导演系应该了解剧场,有事就大家一起做呗!”
正如我所说,做义工没啥回报,所以转年大戏节,团队闹起了人荒。结果人艺小剧场和北剧场两个场地的演出,这么多外地院校的剧社,汤唯同学一个人把从火车站接站到演完送站都包了。她自己垫钱买矿泉水,我嘱咐她开发票好给她报销,这姑娘却转头就忘,一直让我欠到今天。像浙大剧社的师生们,本以为因为是杭州老乡,所以才有这待遇,后来才发现,她对每个剧社都特别好。有的嘉宾当场赞许“这个同学真不错”,过了几年给我打电话:“当年大戏节上负责接待那女同学,怎么那么像汤唯啊?啊,还真是啊!”《色·戒》拍摄前,她曾义务担任某中学戏剧社的老师,发烧也坚持去上课,到了第三天,实在病得爬不起来,才打电话让同班同学来替代她。
直到现在,汤唯成了国际明星,还是戏剧义工。凭《色·戒》一路走红后,排演话剧时间不允许了,但每次来我们剧场、排练厅都会主动帮忙收拾。记得我们的老排练厅是白地胶,有一次她挽起袖子跪在地上,把地胶全部擦回雪白。除了她,我们工作室都没第二个人能做到这一点。
从2008年地震义演到近两年的爱丁堡戏剧前沿剧展,只要有时间,每次她不仅为我们站台宣传,还自掏腰包请当地的大学生爱好者看戏,甚至手把手教其他新手义工,怎么导引观众、怎么委婉提示大家调静音、别拍照,就像她大三大四时带学弟学妹一样。虽然偶尔也有场面失控的时候,但只要她一句“这会儿我们是在做事,应该好好工作啊”,世界就安静了。像2012年爱丁堡前沿剧展的杭州站,虽然都是低票价的优质好戏,但艺术剧目很难引人关注,她在众多工作中调出时间专门飞到杭州,做了许多宣传推广工作。
如果你以为这是因为我们是老朋友,我又算是看着她长起来的,她在我面前才没有架子,那就大错特错了。别的朋友说,某次援助西北贫困地区,汤唯坐火车硬座后还连着倒两次车,下了车就跟着搬物资;还有人记得,某次探访山西老区,别的明星都象征性地在镜头前挥下铲子,其他时候都交给两三个助理、保安,只有她亲力亲为和村民一起干活。最让人佩服的是,在记者都回去后,汤唯又坚持多待了一周,把学校盖完才离开。这无论如何都不能说是作秀了吧?
真人杜拉拉:成功“唯”有最简单
有人问我汤唯的成功秘诀,在我看来,如果非说有不可,那就是别人都想太多,她比所有人都简单,所以反倒目标明确,在路上不易受其他干扰吧。我俩从没想过正式合作,却因为是投脾气的朋友,反而一起做了很多有意义的事;她自己从没想过一定要做明星,只是觉得做演员就要塑造好你接到的角色,做义工就要真正帮到你要帮的人。不忘初心,汤唯只是这样。
杨婷是汤唯的大师姐,2005年她导女版《切·格瓦拉》时,别人都怕耽误拍影视挣钱,汤唯却喜欢这戏,于是被我带去试戏。杨婷到现在还记得:“当时汤唯就穿着白衬衫,下面是牛仔裤,扎着马尾,刚好站在我面前的时候,下午的阳光就打到她脸上,我当时就说:不用试戏了,就是她了。她身上很干净,有那么种正气,特像革命女战士。”
在这部戏里,汤唯不光是女一号,还包了副导演、场记加剧务——她天天第一个来最后一个走,所有细节都盯过。剧组去韩国参加戏剧节,中途汤唯脚扭伤了,但她坚持把几场戏演完,还瘸着腿把其他剧目都看了。杨婷夸奖她:“年轻女演员如果在年轻的时候不豁出去,时光一流走,就很难出来了。汤唯身上确实有股狠劲儿。”
在顺境的情况下豁出去其实还不是最难的,汤唯遇到的挫折恐怕没几个演员能比。刚出道就凭《色·戒》迅速走红,又马上遭到封杀,汤同学只是轻描淡写地自嘲了一句:“我就像上证
A股,疯狂地冲到了历史最高点后,然后稀里哗啦地崩了盘。”
那段蛰伏的时间里,她主要在香港、伦敦、北京三地奔忙。2009年我在伦敦见到她,发现她很自在,每天都去上课,当时她正在排一个莎士比亚的舞台剧,要用古英语演出,和她同台的都是一些英国演员,导演也是英国人,这些都让她必须在语言上花很大工夫。在英国的经历让她成长了。
如今,她要做新娘了。我知道不少人因为本国的女神外嫁而心酸,但是人家也不小啦,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作为朋友只有一句话:祝福汤唯。

图片 1

图片 2

资料图片

关注 9424437

首届集结众多来自爱丁堡艺穗节最新剧目的爱丁堡前沿剧展2012将于10月10日至28日在上海大剧院举行。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剧展将推出3000张公益票,每张仅售50元!自诩戏剧义工的汤唯日前低调现身大剧院,并在爱丁堡前沿剧展2012开票第一时间购买100张公益票,赠送给即将参加上海大学生话剧节的剧社代表。在公益茶会上戏剧大师金士杰的意外亮相更让汤唯欣喜若狂,已然是国际巨星的她就像学生见到久仰的教授般喜孜孜地拿出笔记本求签名。

献吻 25

让戏剧回归本体

献花 13

戏剧是生活必需品

汤唯

爱丁堡前沿剧展2012。展演剧目包括来自苏格兰国家剧院的《屋中怪兽》,英国动作英雄组合的《看着我倒下》,来自西班牙库伦卡剧团的《安德鲁与多莉尼》,来自中国
香港邓树荣戏剧工作室的《教室也疯狂》等多部精彩戏剧,这些风格独特、多元前卫的剧目,将为中国观众带来全新的戏剧视野和观看体验。以英国壁虎剧团新作《迷失》领衔的放映单元还将在现场演出之外,为观众提供更多欣赏国外最新剧作的难得机会。

英文名:

首届爱丁堡前沿剧展剧目都是精挑细选出的佼佼者,亦符合小,是美好的;简单,是美好的剧展主题,力图让戏剧回归本体。其中《安德鲁与多莉尼》、《看着我倒下》、《教室也疯狂》三部戏将率先开票。

Tang Wei

据悉,此次爱丁堡前沿剧展也将奉献各种精彩的衍生活动,且所有活动均为免费开放。如将在上海和北京进行的爱丁堡戏剧节海报展,将向观众集中展示历年爱丁堡戏剧节的精美海报及各种剧目海报。放映单元还将把一些此次无法参与展演的精彩剧目通过影像放映的方式,让观众对其有所了解。之前曾经携《外套》一剧三度来到中国的壁虎剧团,今年的新作《迷失》也将在上海大剧院艺术课堂放映单元中跟中国观众见面。

性别:

戏剧是生活必需品

国内戏剧的票价虚高,一直是行业通病。许多剧目动辄580元到880元的高票价,不但令许多戏剧爱好者望价兴叹,也使得一些真正优秀的国际戏剧作品因为票价高的原因失去与观众亲密接触的机会。本次爱丁堡前沿剧展不仅对剧目精挑细选,还在票价方面做了特别周到的考虑。部分剧目如《看着我倒下》在上海演出期间,将全场以50元的公益票形式向观众发售,其它几部国际戏剧精品,也都将有大比例的50元公益票出售,预计总的公益票数将达3000多张。这一举措,无论是在上海,还是中国戏剧界,都是首例。

民族:

剧展制作人袁鸿表示,他在爱丁堡艺穗节期间看戏时,发现大部分剧目都是5镑、8镑、10镑的价格,而当地喝杯咖啡也不过一两镑。为什么国外的观众,反而能以更低的票价看到各种好戏,中国观众的整体收入不如发达国家,却要用更贵的票价看戏呢?因此在展演筹备初期,他和团队成员便努力争取英国文化委员会、上海大剧院及其他合作者的大力支持,共同为降低这次展演的票价而努力。一方面要让中国观众同步看到国外戏剧节最新的戏剧作品,另一方面也要让大家感受到在票价上也与国际接轨,同样也用5镑、10镑的价格,不出国门,就能看到来自世界各地的好戏。据悉,此次剧展的公益票将于9月9日开始于上海大剧院售票窗口和网站同时对外发售。

汉族

汤唯访谈

身高:

循着爱丁堡地图找戏看

172cm

虽说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也曾担任多部话剧及小品编导,但汤唯说起戏剧依然以门外汉自谦:真不敢说我有多懂戏剧,尽管我学的是戏剧导演,可是在学校的时候我就不觉得我能看懂戏剧。

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