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公里的路程,半个小时就能到达?在未来,这或许并不是梦。

最高时速可达4000公里的“飞车”是什么概念?什么时候可以实现?安全性如何?今天,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发布的一条消息火了,网友对此充满好奇、疑问。航天科工集团三院高速飞行列车项目技术负责人毛凯接受了中新网记者采访,回应“飞车”有关问题。

中新网酒泉12月22日电
北京时间12月22日7时51分,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有限公司(中国航天科工)虹云工程首星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成功发射,进入预定轨道。虹云工程首星是中国第一颗低轨宽带通信技术验证卫星,其发射成功标志着中国低轨宽带通信卫星系统建设实现零的突破,中国打造天基互联网也迈出了实质性的第一步。

30日,第三届中国商业航天高峰论坛在湖北武汉举办,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发布了在中国商业航天领域的发展蓝图。航天科工开展了“高速飞行列车”的研究论证,将与“飞云、快云、行云、虹云、腾云”并列形成“五云一车”的商业航天新格局。其中,“高速飞行列车”未来速度或达每小时4000公里。

新一代交通工具将“近地飞行”?

中国航天科工虹云工程总设计师向开恒介绍说,虹云工程首星首次将毫米波相控阵技术应用于低轨宽带通信卫星,能够利用动态波束实现更加灵活的业务模式。虹云工程后续建设将以首星为基础开展低轨天基互联网试验与应用示范。

本次论坛以“汇聚全球资源、共促商业航天”为主题,来自俄罗斯、美国、法国、英国、德国、荷兰、新加坡、伊朗、南非、喀麦隆等20余个国家的80余位国际专家参与论坛。

在武汉召开的中国航天科工第三届中国商业航天高峰论坛30日传出消息:航天科工开展了“高速飞行列车”的研究论证,拟通过商业化、市场化模式,将超声速飞行技术与轨道交通技术相结合,研制的新一代交通工具,利用超导磁悬浮技术和真空管道,致力于实现超音速的“近地飞行”。

除通信主载荷外,虹云工程首星还承载了光谱测温仪和3S(AIS/ADS-B/DCS)载荷,将实现高层大气温度探测和船舶自动识别系统(AIS)信息、飞机广播式自动相关监视(ADS-B)信息和传感器数据信息采集(DCS),可广泛应用于科学研究、环境、海事、空管等领域。

2016年初,航天科工在国内率先成立了首家商业火箭公司——航天科工火箭技术有限公司,把快舟运载火箭与发射系统提升到商业级水平,为国内外客户提供灵活、方便、快速、经济的卫星发射服务;2017年初,快舟一号火箭成功完成“一箭三星”发射,从签订合同到发射仅历时8个半月,顺利完成“商业航天第一单”;而开拓者运载火箭成功发射“天鲲一号”,卫星准确进入预定轨道,标志着航天科工已具备独立自主研制各类典型空间飞行器及平台的能力;同时,航天科工牵头设立“航天湖北长江产业投资基金”,推动商业航天产业集聚发展,建设开放合作、互利共赢的商业航天产业。

据介绍,高速飞行列车是利用低真空环境和超声速外形减小空气阻力,通过磁悬浮减小摩擦阻力,实现超声速运行的运输系统。

据了解,虹云工程是中国航天科工大力推动商业航天发展的五云一车(飞云、快云、行云、虹云、腾云和飞行列车)项目之一,旨在构建覆盖全球的低轨宽带通信卫星系统,以天基互联网接入能力为基础,融合低轨导航增强、多样化遥感,实现通、导、遥的信息一体化。

未来高速飞行列车最高时速4000公里

中国航天科工集团表示,“高速飞行列车”将与“飞云、快云、行云、虹云、腾云”并列,形成“五云一车”的商业航天工程新格局。

整个虹云工程分为三个阶段建设,第一阶段,2018年底发射首星;第二阶段,十三五末即2020年底前,发射4颗业务试验星;第三阶段,到十四五中期即2023年左右,发射156颗卫星,初步完成天地融合系统建设,具备全面运营条件。当前,虹云工程总体进展处于与国际先进水平并跑状态。

北京距离武汉约1152公里,目前,从北京出发的高铁需要历时5个多小时才到达武汉。然而,你能想像在不远的未来,北京到武汉只需要30分钟吗?届时上午的会,当天早上出发就能赶上。

最高时速4000公里是什么概念?

目前,中国航天科工正在武汉国家航天产业基地建设具备卫星批产能力的智能化卫星生产线,将为虹云工程后续星座组网建设奠定基础。

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高速飞行列车项目或将开启交通工具的新时代。

所谓“高速飞行列车”,速度到底有多高?

虹云工程首星由长征十一号运载火箭发射,这也是中国长征系列运载火箭第295次航天飞行。(记者
孙自法)

相比传统高铁,高速飞行列车运行速度提升了10倍;相比现有民航客机,速度提升了5倍,最高速度可达到4000公里/小时。广州距离北京约2100公里,根据这一速度,广州到北京或仅需半小时。

中国航天科工集团给出的答复是:“相比传统高铁,高速飞行列车运行速度提升了10倍;相比现有民航客机,速度提升了5倍,最大速度可达到4000公里/小时,是人类对交通工具速度极致追求的一大进步。”

责任编辑:凌芹莉

高速飞行列车是利用低真空环境和超声速外形减小空气阻力,通过磁悬浮减小摩擦阻力,实现超声速运行的运输系统。

毛凯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举例称,如果乘坐这样的“高速飞行列车”,北京到天津只需3分钟,北京到上海只需不到20分钟,北京到武汉仅需3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