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6月5日,74岁的摄影家全玉玺正在为“我爱重庆·精彩一日”摄影活动积极“创作”。

王昆峰,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专注拍摄牡丹40年。日前,为庆祝第37届中国洛阳牡丹文化节,他的摄影展《国色·花语》在洛阳博物馆开展。王昆峰说,这次摄影展是他事业的一个新起点,他还要不断创新,重新出发。近日,记者走进他的工作室,倾听他与牡丹的故事。

来源:解放军画报微信公众号 中国军网

本报讯
6月5日,记者了解到,自6月1日“我爱重庆·精彩一日”百万市民拍重庆主题摄影活动启动以来,已火遍众多朋友圈,市民们都跃跃欲试。

钟情牡丹,拍摄芳姿几欲狂

1949年6月15日,在新政协筹备会上,毛泽东同志与各位代表合影后,坐在凳子上吸烟休息。
(摄影/孟昭瑞)

“重庆的新旧对比太强烈了,真为生活在这样一座城市自豪!”为参加此次摄影活动,66岁的知名摄影家彭世良,从自己拍摄的10万张老重庆照片中精心挑选出几十张有代表性的照片。

图片 4

2013年12月20日上午,在毛主席诞辰120周年前夕,《解放军画报》记者前往北京车道沟,拜访《解放军画报》原高级记者、著名军事摄影家孟昭瑞。

事实上,彭世良记录了太多老重庆的“身影”。从上世纪60年代起,彭世良就拿起相机,这一拍就是几十年。从1992年起,他开始走访拍摄蓄水前的三峡,很多村落的原貌都被他完整地记录了下来。“我当时只想让这些照片作为一种记录,至于它们有怎样的价值,以前并未考虑太多。想到那些古物毁了就没了,我觉得我应该认真做起保护与宣传的工作。”这样的想法支撑着彭世良40多年来自费拍摄。

牡丹摄影作品

孟老时年83岁,虽已年迈,仍头脑清晰,记忆力惊人。与孟昭瑞聊天就像与历史对话。作为曾经参加过平津战役、北平入城式、政协筹备会、开国大典、抗美援朝、两弹一星等重大历史事件采访的军事摄影家,孟老的镜头记录了共和国和人民军队许多重要的历史时刻。而其中,孟老终生难忘的,是有幸多次近距离接触到毛主席,并为他拍摄了大量珍贵的照片。虽然时日久远,但孟老对那些细节仍记忆犹新、如数家珍。

“通过这次摄影活动,我想再多为后人留下一些光影记录。”彭世良对记者说。

王昆峰出生于1952年,热爱摄影,尤其钟情牡丹,他的摄影作品曾在《解放军报》《解放军画报》《中国艺术报》《中国摄影报》《中国摄影》《摄影世界》《中国摄影家》等报纸杂志上发表,多幅作品入选全国性摄影展览。他镜头下的牡丹,如梦如幻,让人沉醉。那一抹抹青翠、一片片殷红,或嫩蕊初成,或花瓣重叠,总是给人带来别样的视觉体验。

2014年11月19日,孟昭瑞逝世。值此毛主席诞辰124周年之际,让我们一起重温画报记者4年前对孟老的那次采访,分享他那段刻骨铭心的记忆。

另一位摄影家是74岁的全玉玺,从事摄影工作50余年。从不参加比赛的他,此次却报名参赛。

王昆峰与牡丹结缘是在1979年。当时,《解放军画报》的编辑到洛阳组织牡丹专题的稿件,他在洛阳市原武装部负责新闻报道工作,便参与其中。

“1949年6月15日至19日,新政协筹备会在北京成立并举行第一次会议。这是新中国成立之前一次重要的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及人民团体等23个单位共134人,毛主席亲自主持了会议。

“这次活动很有意义,是另一种记录重庆的方式。”曾在重庆电视台工作的全玉玺,拍过电影、新闻专题、纪录片,除此之外,他也喜欢拍照,没事就带着相机到处拍一拍。

接到任务的他,如履薄冰,但作为洛阳人,没有理由不拍好牡丹。接下来的时间,他默默下功夫,到处寻找心仪的牡丹“模特”。洛阳哪里的牡丹花开得多,哪里的花开得好,他都了如指掌。

那年,我才19岁,从事摄影工作也就一两年。那次我受命拍摄这次会议,也是第一次见到毛主席。6月15日,在中南海勤政殿,毛主席与各位代表合影后,坐在凳子上休息,吸着烟,面带笑容。我赶紧走近毛主席,想近距离为他拍张照片。就在这个时候,我发现自己的手紧张得发抖,平时操作自如的相机也不听使唤了。毛主席看出我的怯场,和蔼地说:别着急,慢慢来。我的心情这才松弛下来,按下快门。这是一张我最满意的照片,照片中的毛主席神态亲切朴实。从1927年到1949年,毛主席干了22年的武装革命,历尽艰难坎坷和磨难。如今,胜利就在眼前,新中国即将成立,这是毛主席发自内心的笑容,也是向世界人民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即将成立自信的一笑。”——孟昭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