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最毒是慈悲
妙妙相貌平平,收入平平,胸口也平平,偏偏却成了十里八乡的烂桃花女王。
倒霉就倒霉在妙妙那张永远带着善意的脸上。比如和几个朋友走在一起,迎面过来一游客,径直就会走向妙妙问:小姐,请问洗手间在哪里?江湖人称“洗手间脸”。
妙妙的善意很容易吸引陌生人,可这种善良代价如此之大,以至于它根本不可能长久。夏天时楼下有小野猫,妙妙会拿剩饭去喂;秋天来了,妙妙给猫送纸箱毛毯;冬天来了,妙妙干脆把猫接回家伺候。可春天一来,猫咪的需求变得很复杂,妙妙慈悲得不想做手术,结果很快收获了一群小猫,最后实在无法忍受,不得不狠心把猫咪全家送去收容所。
妙妙处理陌生人的爱慕基本也是这个套路。起初的短信电话约饭电影她是不好意思拒绝的,无论对方多么唐突,能够委曲求全妙妙当然是不会伤人的。直到妙妙遇到小林。
小林是妙妙在回家路上捡到的迷路青年,因为妙妙担心他要去的地方太过复杂,干脆带了十分钟的路,然而就在这十分钟里,小林深深感受到妙妙的善意,于是祖籍电话单位毕业学校在这十分钟内都一网打尽。妙妙知道小林没有工作,在这城市没有亲人,没有朋友陪,就善良地陪他聊天,听他讲那些人生辛酸。可谁知越听越同情,越听越慈悲,一不小心当上专职的安慰员,成了小林的女朋友。
妙妙当然也觉得小林没什么魅力,可他需要自己呀,一个人漂泊在外,孤苦伶仃,没有人照顾怎么能行呢?小林不会做饭,妙妙可以学;小林工作不顺利,妙妙可以贴补;小林说父亲一直卧病在床,最大的愿望就是去世前能看到自己的儿媳妇,妙妙居然就以这理由和小林回家见了父母,订了婚。终于妙妙父母和朋友见到小林,大家惊恐地发现妙妙这回善心发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这男人,不但笨而且懒,不但没钱而且没前途,不但没想法而且根本没在想。终于在所有人的质疑声中妙妙回头看看,自己对小林的感情果然就如同对猫咪,而在发展到自己生出小小林之前,恐怕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小林自己送走。于是妙妙快刀斩乱麻,婚礼缺席,电话分手。小林爹一气之下病危,小林几欲自杀但终于含泪远走。像所有那些以为自己的善良可以拯救世界的人一样,妙妙就这样又一次下了狠手。
所以说爱情里最残忍的态度,就是善良,对一个不爱的人善良,无非是一种摧残毒害。到忍耐度终于爆表的那天,终究人还是会选择自己。

杨则纬,1986年出生,西安建筑科技大学文学学院教师。已出版长篇小说六本,在《北京文学》《中国作家》《十月》等刊发表中短篇小说。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陕西文学院签约作家,鲁迅文学院高研班第13期学员,鲁迅文学院首期英语高研班学员,鲁迅文学院青年作家提高班学员,陕西省委宣传部“百青计划”作家。2010年荣获第二届柳青文学奖新人奖,2015年荣获第五届中国作家剑门关文学奖,2016年荣获第十五届陕西青年五四奖章。

问:怎么改善和猫之间的关系?

澳门新葡新京 1

澳门新葡新京,烦恼真的好多呀!

猫咪,喔.不对 是主子,主子的性格是很傲娇的
,我家里现在有4个主子,全是从小养到大的,没一位和我的关系都不一样,小黑
母,喜欢一个人独处,只在我蹲马桶的时候来蹭蹭我,平时基本都是一个人安静的趴着睡觉晒太阳也很少和其他猫咪互动,雪球

,没绝育前天天早上会来床上找我,舔舔我,发出咕噜声,很嗲,绝育后,我估摸着记仇呢,除了要吃零食了,对我喵喵叫,平日也不咋鸟我,

她拿着手机刷着朋友圈,大学的舍友小李已经二胎了,虽然两个都是儿子,每天抱怨的是烧钱和睡不好,但是从每天发的都是萌宝宝的照片来看,内心是享受的。同龄的朋友孩子大的都6岁了,再过几个月其他几个朋友也都陆续要生了。同学群里从以前的男人、化妆、美食到如今全是小孩子的话题,她能回复的话就变成了这些:“宝宝好可爱”“宝宝好乖”“萌死人了”……所以烦恼真的好多呀。自己结婚7年了,开始的时候因为结婚早不想要孩子,等到想要的时候,一年一年过去,居然一直没有怀上。要是有个什么毛病,还能治疗或者下决心做个试管,偏偏和老公查了几次都也没啥问题。

弟弟 公 从小就黏我,我睡觉了
,它也立马来我边上靠着要睡觉了,靠我边上靠我头上。一睡都是一整宿,和我十分的要好。
豆豆 母

她把手机扔到一边,准备下楼去喂猫。冬天过去了,院子里多了一大批的小猫,她经常喂的一只大橘猫,一窝生了四只,两只橘色,一只纯黑,一只奶牛黑白花色。每天最开心的时光就是看看这些小家伙了,可是看着看着,心烦的感觉就阵阵袭来:自己那么喜欢猫咪,可是老公一点也不喜欢还说对毛茸茸的毛过敏,所以她就只能在院子里喂喂流浪猫过过瘾。都是那种怎么喂养也混不熟的猫还好,就是按时来蹭吃,过段时间不见了就算了,一年里新猫换旧猫,总没有那么难过。可就是遇到那么一两只,特别通人性的猫,每次按时等着你来,见到你后不是打滚就是求摸摸,跟前跟后着急地“喵喵”叫,根本不管别的猫已经抢了饭。

独来独往,也不怎么爱吃零食,那时候听着说。布偶粘人,小公主。才买的布偶,没想到,这主子更利索,自己玩自己遛弯,不吃罐头,就吃冻干,干粮,高傲的很,你不抱它
,它从不来鸟你,所以从我养的这几只猫咪来看,我认为公猫是要比母猫更粘人的,公猫就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胃口也大
。再者只要你好好对家里的主子
供着好吃好喝,猫咪自然会和你融洽相处,有可能她不怎么搭理你但是你和她玩逗猫棒什么的
照样会开心 .你在和猫咪玩的同时,心情也会很舒畅,减压。

小林就遇到过这么一只猫,她下楼来一声“喵”,七八只猫一起冲过来,这只黑色白蹄子的猫永远都是第一个,经常是奔跑得太快,冲过来的时候撞到小林腿上。小林撒了猫粮,其他陆续赶来的猫都埋头苦吃,一片“咯嘣咯嘣”牙齿咬着猫粮的声音。只有这只偏偏傻得要命,围着你的脚边跟前跟后,你着急它吃不上,它比你还着急,着急的不是吃,就着急想跟在你身边。直到有一天,小林一次次地呼唤它的名字:“喵喵喵……四蹄踏雪……白蹄子……喵……啊呜……小踏雪……”

希望我的回答 对你有用 .

真的烦恼在万千烦恼中来了,这一次可是真的了。

下面附上家里4个主子 依次 雪球 小黑 弟弟 豆豆

小林接到了通知,国家为实现全面奔小康目标,展开了“精准扶贫”,她作为年轻干部,需要下乡一年,这一年里三分之二的时间都要驻村。她拿着猫粮下楼,一如既往地一只、两只、三只猫咪就这么蜂拥地跑了过来,把猫粮抖落到地上。

澳门新葡新京网站,猫咪是一种很可爱的小动物,因为不需要象养狗一样必须天天带出去遛,更适合上班一族饲养。猫跟狗狗的性格差别很大,猫跟老虎豹子一样是独居动物,而狗狗是群居动物,所狗更热情,跟人类的互动也更多。猫独居的习性,所以有时候会显得冷漠,但不要认为它不爱你。猫需要温柔的对待,对头顶,两颊,下巴的抚摸根本难以拒绝,所以可以经常抚摸这些地方,让它感觉舒服。陪它玩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增进感情的方法,猫其实很活泼好动,好奇心也强,熟话说,好奇害死猫嘛😄所以你经常逗它玩,它也会因此喜欢你哦😊

“你们倒是只顾着吃,没人关心我的心思。”

只要是你喂养的,绝大部分都会跟你产生感情,知道你就是主人,年后我养了一条狸猫,特别的怕人,5天不敢露面,喂了将近2个月,终于放松了警惕,现在一喊就来,随便摸

“嘎嘣嘎嘣……”只有猫咪嚼着猫粮的声响。白色猫咪身体最大,也不知道是喜欢打架还是因为毛短,身上总有一块是斑秃的。还有两只三花,都是长毛,混色也差不多,一只身上的黑色多一些,一只黄色多一些。还有一只黑色的短毛和两只棕色的长毛,有的时候会有一只橘色猫和一只长毛的白猫,但并不是每天都能见到。小林看着它们,说不出来的委屈就涌了出来,眼泪就一滴一滴地掉下来,慢慢地融化在地板上。

猫咪是胆小的生物。面对陌生人和陌生的环境极易造成猫咪应激。正确的相处方式是。当一只猫入住家庭时。可以先用你的衣服给它做窝。让它熟悉你的气味。同时让它熟悉你的家里环境。入住前三天不要去尝试抱或者亲近猫咪。三天后等猫咪冷静熟悉之后。便可以正常撸猫啦~😝😝

很多人认为猫咪没有狗狗那么通人性,其实,猫咪和人的关系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不好,猫咪胆小、敏感、谨慎的个性,让它对陌生事物有着天生的抗拒,但是如果主人可以尝试和猫咪亲近,猫咪也一定会和你亲密无间。  

告别一种生活对于小林来说本来就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当初大学毕业大部分人都想留在北京,她却一秒钟这样的念头也没有。她想念家里的父母,习惯西安城市里正南正北的道路,离不开自己熟悉的街道、常去的商场以及拥堵、黄土等西安城的一切味道。喜欢稳定的她第一选择是去高校任教,只是研究生的学历还是很困难,辅导员的工作她考了几个学校都没录取,最后考上了公务员。

1.原本是谨慎小心的动物,对素不相识的陌生人通常会采取置之不理的态度,有时还会逃走。也许有的人觉得只要猫和主人关系亲密就很满足了,但如果周围的人都认可并且喜爱你自己喜爱的猫的话,终究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即使是野猫也有喜欢和人亲近的,但也存在被很爱惜地饲养的纯种猫与人认生的情况,由此可见猫的性格是各种各样的,从幼猫时期开始就经常被人抱,经常和人一起玩的猫会喜欢和人亲近。  

当她坐在飞往陕北的飞机上的时候,缓缓起飞的飞机不是带着她飞上蓝天,而是带她离开熟悉的城市,熟悉的单位和同事、朋友、家人,要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要不是旁边还有其他的同事,她真想放声地大哭一场。好不容易熬过了一年一年的苦读,好不容易大学毕业找到了稳定的工作,好不容易找了个比较满意的男人结婚……在这个自己越来越老去着急生育的年龄里,偏偏生活突然给了她一个闪电,惊雷般炸开了她的生活。

2.猫喜欢被人抱,但长毛猫不管怎么说一被人抱就一下子从你胳膊里逃走的情况好像也很多,正因如此,从幼猫开始就请尽量多抱抱它吧。但也不要让猫觉得厌烦地老是抱它,不要勉强地抱猫。有时和猫一起玩,给它投球啦,或者一边逗它一边抚摸它,进行肌肤交流。如果主人是单身生活或家庭成员较少的情况,也可经常让喜欢猫的朋友到家里来玩,来让猫咪体验一下与陌生人的交往吧。 

有没有合适口味的饭菜?环境是不是很干净?能不能洗澡?老乡说的陕北话是不是听得懂?工作要怎么开展?……一连串的问题在脑海里翻滚,来之前纠结的是自己怀孕的事情就这么耽搁了,但真的要来了,还是眼前的事情更重要。爷爷和爸爸都是党员,记得妈妈说过,以前交通不发达的时候,爷爷也被派去陕北搞社教,路上就要好几天,一去至少就是大半年。小林不是不佩服长辈那时候的经历和精神,只是想起来都很容易,真的摊在自己身上,各种各样的困难要怎么办?一年有365天,三分之二的时间就是243天……她不敢想也不想想,唯有顺其自然。

3.如果在白天只有猫咪在家的情况下,回家后与咪猫进行肌肤交流就显得更为重要了。也有在出门的时候,使用录音电话跟猫谈话,使它习惯于人的声音。所以一定要每天和它接触,非常重视对它的抚养。

下了飞机后看到接他们的当地人,皮肤黝黑,说的陕北口音还算听得明白。天气不阴沉也不晴朗,上了汽车一直沿着高速走,车窗玻璃特别脏,她有点想开窗看看,但看到外面的风特别大,树和草仿佛都磕了药,东倒西歪地胡乱扭动。车上的人开始介绍这里的情况:宁夏和陕西交界的这里有太阳能发电、风力发电,属于盐碱地……她怀着一种从未有过的心情听着,带着自己看不到的微笑。

小林还记得当年高考的那几天,妈妈干脆请了几天假,就负责在家里陪她,说是陪却根本不敢打扰她,一会儿送点绿豆汤,一会儿送点切好的水果,到了饭点更是一大桌子菜。到了考试的前一天,因为担心家到考场的距离太远,走得早了她睡得太少,走得晚了路上堵车会迟到,于是干脆就近找了一家酒店,这样既不会耽误考试又能安心地休息,中午还特意在酒店包了高考餐,只为了小林可以吃好,有个地方休息会儿。

这些记忆都是被一个和曾经的她一样就要高考的孩子唤醒的。

那天是她去农户家走访的日子。每一家都有自己的困难,有因为残疾致贫的,有因为无劳动力致贫的,还有很多是因为疾病……每一家都有自己的困难和麻烦,她来这里一待就是两个月,时间快得让她觉得不真实,除了实地一家家地去看,最费力气的就是准备一张张的表格,她常常是半夜十二点还在整理。

一早上已经是第三家了。这一家住的房子就在路边,应该是政府给予一定补贴后才住上的砖瓦房。房子的结构大概就是从前城里的那种平房。她敲了敲门,听见里面应声,她掀开帘子走了进去。面对着门的就是一个木质柜子,上面放着一些塑料瓶饮料和矿泉水,还有一些类似于薯片、方便面这种简单的零食。

“家里就你们两个人呀?”小林环顾了一下四周。货架对面是张圆桌子,屋子的另一边有贴墙放的床,被子叠得好像豆腐块,上面还放着一个毛绒小猫玩具,看起来有点脏旧和劣质。还有另外一间屋子,但是无法一眼看进去。

“我家姑娘出去了,这里请坐,要不要喝点水?”主人热情地招呼着。

小林在圆桌旁边坐下,请他们也坐下来。

“家里生意咋样呀?”

“没啥人。”

“最近身体咋样?大哥的胳膊好点吗?”

“都还不错。”

这时候进来一个小姑娘,梳着樱桃小丸子一般的头发,个子也不高,穿了一件白色画着一只猫的无袖T恤,两颊是陕北女孩特有的一抹红。

小林想起来这家的女孩今年高考。

“姑娘今年高考,估分咋样?”

“估计上不了二本,有点想复读。”女孩自己说着,站在门边的腿往桌子跟前迈了几步。就在这时里面屋子出来一只小猫咪,扑了小姑娘的脚几下都没扑上,发出“喵喵喵”的叫声。

“哎哟,你的小猫?”

“嗯!”小姑娘点了点头。

“孩子喜欢猫,我们从来没给她买过啥好玩具,别人家家的生了一窝我就抱回来一只。”

“我也喜欢猫,就是家里人不让养,我就喂喂外面的野猫。”小林的注意力一下子转到猫咪身上。最近这么忙已经忘记了楼下的那几只猫,也不知道老公有没有按时喂养它们。小猫咪围着桌子走起来,可能因为小比较贪玩,一会儿跳起来扑一下桌角,一会儿闻闻人的脚丫。

等她的视线从猫咪身上转移过来,看到女孩的妈妈好像在抹眼泪。

“大姐,你是眼睛又不舒服还是怎么了?”她记得这家人的资料,女孩的妈妈是糖尿病引起并发症,导致半失明,无法劳动。这家的男人骨质增生,右胳膊的关节不怎么能动了,她这次来其实主要是问问他胳膊的事情。她找了一个医生朋友,咨询后觉得这个病还是可以治好的。只要胳膊能好,起码家里还有一个劳动力,这样帮助他脱贫还是有希望的。

“其实我家孩子学习不是那么差的,可是你看我和她爸什么都干不了,那么重的活儿,基本都是她一个人去做,还要照顾我们,哪里有时间学习。我们都是孩子的拖累呀,都是我们害了孩子。”

“大姐,话不是这样说的,如果没有你和她爸,她连生命都不会有,更别说来到这个世界感受酸甜苦辣了,你说我说的对不?”

“我们给她的全是负担。”

“还不快说句话,你看看你妈,都快哭了。”小林对着小姑娘说。这段日子,她看多了陕北夏天的天空,也看多了陕北老乡,特别是贫困户一脸愁苦。这些贫困的老乡总是说完第一句第二句眼泪就下来了,她每次看到这种眼泪汪汪上了年纪的婆姨就慌了手脚。小林觉得自己还是缺少和她们一样的生活经历,无法做到感同身受,所以在面对她们表现出来的伤心时,她只有惊慌的感觉。想要给予帮助的心是坚定的,但徒劳的感觉更多。

刚一个走神,回过头来,小林发现小女孩的眼睛里也水汪汪的。她知道这样哭下去大半天的时间就要搭在这里了,安慰起来没完没了。

“你跟我去镇政府坐坐吧,我给你看看助学基金的文件,再说说你上学的事情好不好?”小女孩听了也不说话,不点头也没有摇头。

“大姐,你看我带闺女去看看助学基金,分析一下她上学的事情好不好?”

“好的好的,感谢你呀,感谢政府呀。”

“大姐你别哭,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和你说,人呀总有难事,大家互相帮忙,自己也要想开。我看见你闺女就羡慕,你说你虽然条件不好有点困难,但是老公孩子一家人。我都结婚7年了,想要个孩子都没有,想养个猫吧,老公又不喜欢。所以说人活着就是各有各的难处,你帮我我安慰你,日子一天一天就过去了是不是?你放心,孩子上学的事情我们会上心的,我家里也有人生阿姨这个病,其实患糖尿病的人特别多,主要是控制饮食吃对药,肯定有办法,就是千万别自己吓自己。”她说完这一通话,拉住小姑娘的手三两步地就走出了屋子。室外一棵大点的树也没有。她拉着小女孩的手,那根本不像是个小娃的手,粗糙的茧子在她的食指和中指间摩擦。眼前这一片黄土路,光秃秃的没有一点风光可言。可能是因为想到自己没有孩子,可能是看到眼前孩子这般命运,也可能只是突然阳光强烈……小林抹了一把眼泪,身边的女孩也抹了一把眼泪。

蒲公英、苦菜、野蒜……都是她从未见过的野菜,洗干净了放在盘子里,有时候调个蘸汁,有时候伸手拿着吃就行,冬天的屋子里,火炉子烧起来,白酒一个一大杯,你喝一个我喝一个,只要你喝酒,从开始的没话到后来抢着说。夏天到了就是在平房门口的水泥石板桌子上,除了野菜还有地里的西瓜和甜瓜,比城里的绝对甜绝对脆,喝的酒就变成了冰镇啤酒,但是始终有喜欢喝白酒的。第一次摆出这样喝酒阵势的时候,小林坐在那,用手机飞快地给朋友打着字:“简直是活受罪呀!”朋友没有立刻回复她,她坐在那等不来信息的感觉,就好像一万只蚂蚁在身上爬,就把这几个字一直重复地发送出去,直到朋友回复她:你是疯了吧?

是要疯了的。她躺在镇政府给她的那间宿舍里,望着空荡荡的屋子。没法洗澡的感觉很难受,但是心里的难受更是无法逾越。她特别的想念自己家的床,想念家里的老公,想念楼下的猫咪……失眠的夜会把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勾引出来。想想如果此时能有一只猫咪卧在身边会不会好很多?毛茸茸的身体在身边蹭来蹭去,心里就好受些了吧。也想到老公出差的那些日子,他是做工程的,经常出差在工地上。他常常说:你只要无忧无虑地生活就好了。小林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日子无忧无虑,她觉得每天烦心事太多了,但是这会儿她突然觉得以前的日子真是蜜罐子一般。窗外有“呼呼呼”的风声,窗户关得不够严实。在这样对比的回忆里,她的思绪飞得更远了。想起妈妈和她说小时候吃不饱的日子,妈妈家里有四个孩子,用铁盆来蒸米饭,然后横着一道竖着一道,平分成四块,每人一块。家里的大人是舍不得吃米饭的,那时候好像多少主食都吃不饱。小林就想到扶贫这些天看到的,吃得不好是肯定的,一般人家倒不至于吃不饱,就是住的屋子很破烂。小林想父母年轻时是不是也经历过她看到的这般生活。爷爷曾经也在陕北蹲点工作过,那时候不像现在交通发达,虽然都是一个省,但是路途漫漫,有车了搭车没车了走路,一待就是一年多。据说小姑快出生的时候,爷爷刚好派来陕北,等到回去的时候,姑姑已经坐在门口玩泥巴了……小林就是在这些回忆中度过了刚来时那些黑漆漆静悄悄的夜晚。

工作环境熟悉一些后就没有什么时间胡思乱想了。有时候是接待工作,带着市上、县上来的检查组挨家挨户看老乡,再把资料一个个分析给检查组听,遇到集中填写资料的时候,每天晚上12点前是没时间睡觉的。这样的好处就是每天再也不失眠。其实习惯后这些并不是工作中最难的。贫困户中很多都是因病致贫的,比如孩子小时候发烧没有得到及时治疗脑子烧坏了。有些家人比较爱干净护理得还好,有些不爱干净不注意的,大男人三十几岁,躺在炕上被子掀到一边,光溜溜的身体就那么裸露着。小林最不愿意回忆的就是有一次,她去一户人家走访,院子的门是敞开的,她敲了敲门,里面没声音,就走进院子,喊着话问家里人在不在。突然就从两间窑洞的一间里冲出来一个男的,把她摁在地上就开始打她。挨了结结实实的一个耳光后,小林还没缓过神来,她刚刚把半埋在土里的脸转过来,又挨了重重的一拳,这一下她感觉嗓子眼里都是湿湿的。好在这时候有人来,把压着她打的男人拉了起来。她被扶到屋子里,惊魂未定,都不知道自己满脸都是鼻血。男人还在屋外大喊大叫的,旁边的人一边给她拿毛巾擦脸一边道歉。原来这个男人二十几岁的时候疯了,之后老婆就跑了,有年轻的女人来家里,他就会发疯打人。

那天小林回到宿舍,看到肿起的脸蛋,对着镜子的她开始流眼泪,一张脸被泪水铺得亮晶晶的。在镜子里这张奇怪的脸越来越模糊,她无声的哭泣慢慢变成大声的呼喊,开始只是“啊……”的声音,后来变成夹杂着“为什么呀……”的疑问,直到木门传来被“咚咚咚”拍打的声音。她平复了情绪,用毛巾擦了把脸才去开门。原来是副县长听说了她被打的事,提着些水果来看她,结果刚好听到她在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