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摄影师增田伸也|Shinya Masuda
的《花札装束》是对世上有形之物的最后致敬。记忆没有具体的形态,我们需要有形之物来承载记忆,而世上一切有形之物无时无刻不在变化,并最终不复存在。来自家乡的食物慢慢腐烂,增田犹如殓葬师为它们穿戴妥贴,修整容颜,并以他童年最喜爱的纸牌游戏花札为装饰灵感,拍下缤纷美丽的《花札装束》。小至个人的记忆与乡愁,大至世间万物到最后也终将离去。

文化输出就是文以载道,夹带私货。
日本人喜欢在剧中传播风土民俗,不胜枚举。《鹿男与美丽的奈良》一边以考古探秘的方式拯救世界,一边开玩笑说奈良人居家出行都是骑鹿的,《乌冬》情节都忘的精光,只记得赞岐县的各色乌冬面。

如果没有“明治维新”之后的1886“花札牌”再度合法化政策,那么任天堂的的诞生之日恐怕还得相应延后。

图片 1

细田守这回带来的《夏日大作战》是一部有cyberpunk(赛博朋克)风味的科幻剧,剧情上我觉得不如《穿越时空的少女》,却不知为何这剧票房说是超了《EVA:破》。按道理来讲,虚拟世界,角色扮演这种元素无一不是我的兴奋点,大概是观影时机不对,对女主夏希完全无爱,姐弟恋没有想象空间。倒是夏日乡下的热腾腾忙活祝寿气氛,让我觉得很开心。直到他们在虚拟世界格斗败了仗,大反派要学塔奇克马卫星撞地球,花札儿华丽登场担负重任,并成功拯救世界。

明治维新所带来的工业化和“花札”合法化,是任天堂能够成立的外部基础

图片 2

由此,浓浓和式风情的花札又红火起来了——说起来,当年任天堂不就是做这个发家的么?

但随着这家公司的诞生,围绕它的故事不尽其数,今天,我们不讲它是如何在“电子游戏领域”称王称霸,而是将时间锁定在1968年以前,瞧瞧任天堂的前三代目是如何风骚掌舵的。

图片 3

恰逢爱好桌游的同事带了花札到公司,想起这档子事。于是决定研习一下,看看能不能也用花札拯救世界。

一代目的山内房治郎:大家都猜我是Yakuza谁知道呢

花札的牌面相当复杂,整体来说共分12组,每组牌上都有相同的图形元素,代表十二个月份:松树、梅花、樱花、紫藤、菖蒲、牡丹、萩(三叶草)、芒草(坊主)、菊花、枫叶(红叶)、柳树(雨)、泡桐。
打牌的方式就是两者轮换出牌凑牌,像麻将,但不似麻将组合规律明显,一旦凑成点数,可选择继续凑更高点数或结算,类似胡牌。
每组四张又分4种花色,以利好排序,分别为光、种、短册和皮。光牌图形有:松上鹤、樱上幕帘、芒上月、柳间小野道风、桐上凤凰,只要拼得至少其中三张,即可得分,若能多至四五张,分值更高。其中一张被称为柳间小野道风,小野道风是平安时期的书法家。牌面的图案,可能是来自《本朝能书传》记载了他看到池塘青蛙捕捉柳树上的昆虫,经过多次失败终于跳上柳树而发奋努力的故事。嗯,威廉华莱士看蜘蛛结网的典故异曲同工。
种牌有10张,组合更丰富,得分比光牌容易,“猪鹿蝶”就是种牌的一种组合,看过《火影忍者》的话,对这个词应该不会陌生。

众所周知,任天堂成立于1889年,起手的业务则是日本的传统纸牌娱乐项目——花札,关于它的玩法和规则,限于篇幅原因咱们就不细谈了,感兴趣的看官还请自行搜索。

具体玩法省略,现在说研习的结果。

但也恰恰是因为这“花札”,使得早年的任天堂总是与黑社会有着那么一丝隐隐约约的关系。虽然我们无法从官方资料中看到任何记录,但依然可以通过周边资料中探求一些蛛丝马迹。

周日玩一个花札游戏软件,和电脑对局一上午,没有胜过。赛制50文即可胜出,从10文打起,一般我都是先胜到49文,然后电脑突然发飙,五六局就大比分把我抄光,我彻底Game
Over。

1973年的上映的《猪·鹿·蝶》限制片,其中就反映出了花札与黑道之间的关系

看来我这种水平无法担当拯救世界的重任,立马对夏希敬佩起来。

首先,在社会背景之下,花札行业显然无法与“Yakuza”脱离关系。

“织田信长”那个年代的花札固然是上至大名,下至百姓的风雅运动,但其在“赌博”上的特点也自然不会被忽略。从幕府的禁止,到明治的解禁,花札可谓一直在“地下状态”中度过,某种状态上甚至代表了浪人与混混的逆反精神,就连Yakuza一词都来源于牌局中的输家。

需要注意的是,即便是明治政府宣布了花札的合法,其本意也绝非“正面倡导”,而是希望能够借助“骨牌税”来“以征代禁”。再加上西化改革的影响,花札在老百姓中的流行程度早已大不如前,许多火急火燎的投机者在短时间内经历了建厂和破产……那时的他们才意识到花札市场可能真的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换句话说,如果没有黑社会所控制的赌博市场,山内房治郎的任天堂究竟能否活下来还是个未知数。

六代目会津小铁会即便是在今天,也算得上关西地区的重量级组织

再者,任天堂在创立之初就身处京都一个黑社会组织的管辖领地之内,它的名字叫做——六代目会津小铁会,是当时日本排行第四的帮派。这就好比你身处一个灰色行业,所贩卖的产品既有“合家欢”的潜力,但同时又确确实实供给了Yakuza,这里面的关系又如何能撇得清?

至于另外一个无法被证实的传闻,笔者在此仅供各位参考。按照官方背书,“任天堂”名称的意义为“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但曾有日本学者提出过这样的解释,即“任”代表着“允许某人做某事”;“天”代表着“天狗”,其长长的鼻子意指当年赌徒用手触鼻的暗号;“堂”代表着“场所或庇护所”,连起来则可以理解为“愿做赌徒的庇护所”。

还有就是“任天堂”的发音与日文中的“任侠道”极为相似,而后者则被Yakuza一直以来用作自己的称谓……你瞧,这越说关系越暧昧了。

任天堂旧址,左下角则是当年的牌匾

笔者完全没有任何“黑化”任天堂的意图,但就像巴尔扎克曾说“财富背后,总有犯罪”,我们既然认可山内房治郎带领任天堂完成了最原始的资本积累,那么也应该客观看到他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之下所身处的灰色产业。

甚至连GameBoy之父横井军平也曾经在回忆中提及“花札时期”的经历,他在任天堂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检查纸牌机器:“这个任务很重要,因为这些产品经常被用于赌博。黑社会的人常常会生气地找上门来,似乎是因为花札的质量问题而导致他们损失了很多钱(This
task was important since these cards were often used for gambling.
People from the local mafia would often come to Nintendo, very
angry.)。”

要知道,横井军平加入任天堂的时间是1964年前后,可见即便是在步入19世纪中期,任天堂、花札、Yakuza三者之间的关系依然是说不清道不明。

当年任天堂所制造的“天狗”和“拿破仑”系列,在市场上的反响非常之好

当“gambiling”和“mafia”这两个词语出现在任天堂老员工的记忆中,那么山内房治郎在创业时期与Yakuza之间的关系似乎也就不言而喻了。可惜之处在于,我们无法得知他们之间的关系究竟去到何种地步?

但如果从常理推断,既然早期任天堂和Yakuza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而花札多多少少带有赌博性质,那早期的任天堂有可能在销售花札的同时,多少参与到赌场的投资和经营,借此换取Yakuza的保护和支持。俗话说“空穴来风”,同时期的八卦新闻中也出现过“山内组长”这样的称呼,俨然将他当做了六代目会津小铁会的一份子

当然,以上仅属推论,律师函什么的咱先一把按住!

二代目的山内积良:稳扎稳打很关键上门女婿不给力

随着年龄变老,山内房治郎就像所有帝国创建者那样,开始思考自己的接班人。不过膝下只有一女的他并没有将位置相传,毕竟在当时的风俗之下,女孩子几乎不会朝这方面培养。

于是,他做了一个合乎情理的决定,那就是“招贤入赘”,找个上门女婿才是硬道理。这个“幸运儿”的原名叫做金田弥兵卫,率先以“养子”身份踏入家门的他改名为山内积良,并在婚后被逐步朝二代目的方向培养,直到1929年正式接过了统帅旗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