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队转业,工作一月有余。父亲的好友很热心,帮我介绍一女友。因我实在不愿再提及她的名字,所以就以女友相称吧。一日下班后,由父亲好友领着,去与女友见面。

图片 1

认识吕晓极具戏剧性。我老家在外地,大学毕业回家探亲,吕晓正好陪父亲去黄山玩,我们坐上了同一艘轮船,随便聊了几句家常。我感情晚熟,大学毕业时24岁了,却从来没谈过恋爱。和吕晓相遇,我只知道她学医,大学还有两年毕业。

说实话,我最烦感“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碍于父亲好友的面子,硬着头皮去和女友见了一面。姑娘很苗条,一头披肩长发,就是脸有点黑,个子不算太高,既然见了面,那就处一处吧。

【01】

相识大约一年后,我留校任教。有天同事说有个女孩来找我,我又惊又喜,居然是她!干练的短发,勇敢而羞涩,从那一刻起,我“情窦初开”。

时至今日,我都相信感情是可以培养的。因离女友的工作单位不算太远,每日都能见上一面,虽然心里没有太多激情,可还是相处着。女友宿舍的同事,为了给我们创造条件,晚上都会腾出房间。她很保守,我们并没有同居,但我相信,女友的初吻肯定是给了我。

朋友最近遇到了一件难事儿!

那时的恋爱不同今日,我在武昌,吕晓在汉口,交通和通讯都不方便。半个月见一次面,见了面也是谈学校的趣事、专业上的难题,就是不懂怎么牵手。

说实话,恋爱中的男女,每一天的交往,都会向对方的心里更走近一步。有时我会给她买一件衣服。她虽然工资不高,还是花钱给我织一件毛衣。一次工作中,我伤了脚,虽无大碍,女友还是买了很多好吃的,到宿舍陪我。那时在我心中已认定她就是和我携手一生的人。

他妈要给他介绍对象,可他不愿意,因为他已经有喜欢的女孩了,只是还没告白而已。

来来去去一年后,有天我突然和吕晓失去联系。去寝室找她,同学说她不在。再找,仍不在。我想,她应该可以通过办公室的电话找到我。可是,她也没找我。我感觉吕晓在故意回避。那时刚教书不久,教学任务重,我想她既然不愿意,我再去找就是纠缠了。

相伴两月有余,是该见一见父母了,我买了很多东西,差不多花去了半月的工资。经过认真打扮,和女友父母见了面。女友的父亲不善言谈,刚刚退休,母亲附闲在家,但很会说,一看在家里就是一手遮天。女友母亲问我家里兄弟几人,参加工作多长时间,有没有房子,我都一一作了回答。

他妈听了,也没说什么,只是转头就托人去打听了那姑娘家的家境,结果很让她失望,家境很普通,长的也一般,没什么出彩的嘛!

同事看我萎靡不振,说要帮我介绍女友,我答应了。

女友母亲听说我刚刚参加工作,还没有住房。就说“才参加工作,又没房,什么时候才能买的起房子,我姑娘不是要苦一辈子。”我便回敬“条件好的家庭,衣食无忧未必就能过好。”回来后,女友说我对她母亲不敬,她母亲反对女友和我再交往下去。女友对我也有些疏远,她单位的同事觉得可惜,就四五人一起去做女友母亲的工作,女友母亲碍于面子,同意她继续和我交往。

于是她就又跑到儿子面前,劝道:“儿子,你听妈的,妈给你介绍的这个姑娘要比你喜欢的那个好几百倍,不仅家里有钱,还是独生女,而且长得还漂亮……”

女孩是南京大学的研究生,她姑妈是我的同事。她来玩,我们算是见了一面。那以后的半年时间,我们都是书信来往,谈的大多是专业问题。有时也说说情啊爱之类的话,只是感觉信件那边的女孩不是别人,是吕晓。当时就暗想,吕晓会不会有天突然再冒出来?

似乎又恢复了往日的甜蜜,又过一月之久,父亲为我们定下了定婚的日子。就在距婚期还有三天的时候,女友哭着对我说“我妈去找人算了一卦,卦上说我们没有孩子命,有了孩子也是残疾,我们还是分手吧。”

“妈,你别说了,我都说了有喜欢的人了!”

和新女友通了半年信,吕晓真的又出现了。那时我已经换了住地,巧的是,吕晓问路正好问到我的好友,好友一直把她带到宿舍。看到吕晓的那一刹那,我的惊讶和惊喜比一年前更甚。

她的话就像晴天劈雳,彻底把我打蒙了。我的心也伤透了。可想而知,女友的母亲到底是为什么阻止我们。没办法,父亲还得向来随礼的人一一解释。我对父亲说“从今后我的婚姻我作主,”父亲深深的点点头。后来我对同学说把你的妹妹嫁给我行吗?同学说只要你不伤她,我同意。

“那有什么?喜欢又不能当饭吃!”他妈不以为意,只继续将自己中意的姑娘的照片塞给儿子,还扬言道:“你只要见一面,一定会喜欢的!”

她问我,“你知道我在来时的路上想什么吗?”

如今孩子已经上初中,但命运却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前女友已结婚数年,至今还没有孩子,好像是她身体的原因。在我心里对她已没有一丝恨意,更多的是同情,是对她,被命运左右的爱情的同情和惋惜。

后来,朋友被他妈烦的没有办法,便答应和对方一起吃顿饭。

“不知道。”我老实地回答。

说实话,对方条件的确很好,长相漂亮,出身富家,工作又好,是真正的千金大小姐。可是朋友就是喜欢不起来,他望着对方优雅而高贵的吃相时,心里却忍不住的想起自己喜欢的那个女孩——圆圆的小脸,小小嘴巴,吃起东西来像是松鼠一样可爱,一身烟火气,仿佛只要他一伸手,就能紧紧地拽牢她。

“我在想,我今天要是找不到他,就算了。要是找到他,就嫁给他。”吕晓安静的目光里,再次浮现出让我感动的勇敢。

回家后,母亲迫不及待的问他什么想法。

我什么也没有问,她也没解释。我很想告诉吕晓,我已经有新女友了。可是开不了口,因为这样,无疑是在拒绝她。可我不愿意。

他听了一笑,“能有什么想法啊?我说了我已经有喜欢的女孩了!”

我不想做负心汉,但对不起—逃走的那个初恋女友,她又回来了。

他妈听了,气得不行,又拿儿子没有办法,只好一个人回卧室生闷气。

特殊的家庭特殊的母爱

望着母亲生气离去的背影,朋友有点不忍,也有些心虚的想:自己是不是做的太过了!

我和吕晓的恋爱一路顺利。吕晓住武昌,离我学校不远。硕士毕业后,留校任教,只是学校远在汉口。她每天风里雨里两头赶,我每天去车站接她,然后一起去她父母家吃饭。

这时,一直不作声的父亲走过来,对他说:“你别听你妈的,听你妈的,你就完了!”

吕晓父母都是高知,她是独女,家风民主,吕晓甚至可以对父母直呼其名。可我的家庭要比她的复杂得多。

【02】

父母在我十岁那年离异了。我在家中排行老四,也是最小的孩子。父母积怨很深,父亲是军医,年轻时在专业上和政治上都很有前途,因为母亲成分不好,大受影响。

后来朋友爸爸和他讲了自己年轻时的故事。

父亲一生老实本分,他的怨,只不过是对事业和前途的惋惜。可是母亲不理解,认为自己一生跟着父亲东奔西走,在妻子和母亲的角色里渐渐失去自己,觉得这些都怪父亲。

朋友他爸也曾年轻过,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家庭的失和让母亲的心态渐渐失衡。怀我在身时,母亲又被误诊为患了恶性肿瘤。绝望中母亲放弃治疗,没想到再去复检时,那个“肿瘤”却是个孩子!

他刚从学校毕业,和同学去大城市里打拼,在单位遇见了心爱的女孩。女孩长得不算漂亮,但人很温柔,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弯弯的。

母亲惊喜得哭了。从此固执地认为我和她命脉相连,是我替她赶走了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