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林豪泰变相摊售储值卡、美联航“跛脚”前行问题频发、Airbnb发生偷拍事件、中青旅签证业务陷造假风波……在即将过去的2017年中,北京商报记者深刻揭露了行业内部分商家光鲜营销模式下暗涌的诚信污点,从而努力推动行业发展变革。日前,北京商报记者再次多路出击,回访了曾经的采访对象们,发现一部分事件已经得到了妥善解决,还有更多的仍在解决中。希望能给行业提供一些参考和借鉴,回归消费的本质,少些套路,多点真诚。

原标题:细数代办签证的那些“坑”

美团旅行自成立以来,一直动作不断。
5月4日消息,美团旅行宣布与上海市黄浦区旅游局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将在旅游目的地营销、大数据运营、“旅游+”等领域进行深度合作,也可见美团旅行在旅游板块开始发力。实际上,美团早在此前便开始布局酒店板块,去年12月签约洲际,力图实行“无缝对接”等,然而美团旅行企图拿下高端酒店的设想进展并不顺利,北京商报记者在美团网上搜索,多家高星级酒店并无实际价格,仅有一些经济型酒店和农家乐等住宿产品可以进行预订。业内人士分析指出,由于美团在团购业务下降时,转而选择向网约车、民宿、酒店旅游等市场发力。但是因为起步较晚,加之旅游行业OTA早已林立,美团旅行在与一些高端酒店的合作中处于劣势,未来能否撬动高端酒店仍存阻力。PC端鲜有高星级酒店北京商报记者在美团网上发现,酒店页面中排列有众多住宿业态,其中包括农家院、家庭旅馆、经济型酒店、高端酒店等。在豪华酒店序列下面,页面则跳转出国谊宾馆、北京嘉里大酒店等众多高星级酒店,然而当北京商报记者点击这些酒店时,则显示该酒店暂无报价。据知情人士透露,某知名五星级酒店集团似乎与美团方面签订了酒店合作协议,日后将通过系统的对接连接到酒店PMS,此前美团方面甚至还曾找到该酒店集团旗下酒店洽谈合作,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未能进行有效连接。目前与酒店方面仅有的合作便是美团的团购业务。除了高星级酒店,美团网酒店中大多数是一些经济型酒店和农家院可以进行预订。北京商报记者在美团网酒店类型中选择商务酒店,其中第一个便是京友缘宾馆,在房间预订一栏则显示单人间98元、大床房118元等信息。除此之外,一些农家院信息也赫然在列并可进行预订,例如柳沟八一福居农家院等。对于美团当前所存在的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联系美团方面,但并未得到答复。此外,令人感到蹊跷的是,北京商报记者在移动端用美团App进行酒店预订时,很多高星级酒店赫然在列并且可以进行预订。虽然如此,但都是通过agoda、代理等渠道,在高端酒店序列中,直连的并不多见,北京商报记者只发现洲际酒店集团旗下酒店可通过美团App直连酒店官网。据了解,2016年12月1日,美团点评曾与洲际酒店集团签订分销合作协议,并表示双方打通数据无缝连接,用户可通过美团点评对洲际酒店集团旗下众多酒店的实时房态和动态进行查询。然而半年过去了,虽然北京商报记者在美团App可以看到洲际酒店集团旗下酒店,但在美团网站搜索洲际酒店发现,虽然北京金融街洲际酒店、北京北辰洲际酒店、北京三里屯通盈中心洲际酒店均赫然在列,然而这些酒店之后均显示“很抱歉,该酒店暂无报价”等字样。与酒店合作尚处劣势地位据了解,一直以来美团点评酒旅事业群的住宿业务以中低端酒店为主,利润比较低。如果算笔账,假设酒店一晚房费为200元,按照10%的佣金率算,美团点评只能挣到20元,考虑到需要付出的运营、采购以及技术等方面成本,利润微薄;而与经济酒店相较,中高端酒店客单价、佣金高,给渠道带来的利润也就更加丰厚,从盈利角度看,想要获取丰厚的利润,美团就必须发展中高端酒店业务。而对于美团来说,与高端酒店合作的难度非同一般。就高星酒店业务,携程、艺龙、agoda等平台已经深耕高星酒店业务数十年,机票度假同时带动高星酒店的销售,对于“团购”起家的美团来说,至今仍未摆脱“低价团购”的标签,而且高星酒店的上游资源和线下技术能力仍在摸索阶段。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美团与洲际酒店的合作营销价值远远大于实用价值,在品牌认知上,由中低端酒店起家的发展路径在获取高星酒店支持时会遇到更大阻力。对于高星酒店来说,选择与有品牌积累的在线旅游平台合作远远胜于美团,甚至有高星酒店管理人员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一旦他们与美团合作,其他一些在线旅游平台就会降低酒店在该平台的排位,这对于他们来说是得不偿失的。

阿尔卡迪亚仍违规返本销售

针对北京商报此前报道中青旅涉嫌擅改大使馆拒签说明函一事,12月18日,涉事消费者陈女士向北京商报记者独家透露,日前,中青旅天津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已赴福州向陈女士当面致歉,承认自身在服务态度上存在缺失。其实,在本次事件不断发酵的过程中,有多位消费者向记者表示,自己曾在办理出境旅游签证过程中,被旅行社等代办机构以各种形式“坑”过。有相关旅游企业人士透露,在办理签证过程中,中介机构几乎是消费者和大使馆之间惟一的沟通桥梁,语言不通、不熟悉流程的消费者处于相对弱势的地位,如果旅行社不负责任或者出现服务漏洞,受损最大的往往是消费者。

11月13日,北京商报独家报道了北戴河阿尔卡迪亚酒店涉嫌违规返本销售酒店客房一事,引起了广泛关注。12月22日,北京商报记者再次调查时发现,该酒店“售后包租”现象依然存在。

追踪:不谈对错的“致歉”

位于北戴河的阿尔卡迪亚滨海度假酒店揽客卖房,从报价单上看到,酒店客房售价为1.3万-1.7万元/平方米。面积为60多平方米,总价在80万-110万元不等,销售人员承诺投资人购买酒店客房后每年能返利。

在北京商报针对上述事件进行追踪报道时,与陈女士签订合同的中青旅天津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执行总经理翁京平向记者承认了中青旅存在将多封回复函“整合”在一起的行为。据陈女士透露,日前,中青旅天津公司相关负责人已赶赴福州为服务态度上的问题向其当面道歉,并且在不谈对错的前提下,提出了一个比较有“诚意”的和解方案,“目前中青旅已口头确定了这项方案,在他们内部走完程序后,会再来签订和解意向书”。陈女士表示。

日前,北京商报记者回访发现,酒店还在继续违规返本销售。酒店客房的售房均价为1.5万元/平方米,工作人员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购买酒店客房以后,承诺每年将返还总房款4%的固定收益、3%的荣盛币以及每年尊享7%收益。但客房的前五年将由阿尔卡迪亚酒店统一出租管理,五年之内不用交物业费,且购买的客房都有40年产权的房产证。12月24日,北京商报记者再次联系阿尔卡迪亚酒店方面,相关负责人表示,关于此事不方便回应,需要联系地产部门,稍后对此事进一步回复。

其实,在本次办理签证过程中,陈女士遇到的“坑”远不止旅行社涉嫌擅改大使馆拒签说明函一个。“我们发现,中青旅帮忙准备的签证材料中出现了多处问题,其中包括材料错将‘已婚’状态翻译为了‘分居’;中青旅承诺已付款订下并写入签证提交行程单的酒店均未付款,芬兰酒店经查无预订记录;航班延期后,中青旅未按照大使馆要求及时提交相关说明邮件,中青旅提交给大使馆的签证‘申诉’申请材料甚至填错了三人中两人的签证号码等。”陈女士表示。

部分加盟商与格林豪泰解约

专家直言,作为大使馆与消费者之间几乎惟一的沟通桥梁,旅行社等签证代办机构只有合法合规、尽职尽责地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才能充分取信于人。而事实上,部分代办机构却仗着在语言能力、办签经验上的优势,给消费者挖下了一个个的“坑”,无形中增加了消费者被拒签,甚至未来签证记录受影响等风险。

2月16日,北京商报报道了《格林豪泰变相摊售储值卡》一事,格林豪泰的做法引起了加盟商酒店的不满。日前,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部分加盟商与格林豪泰酒店集团解除了关系。

调查:乱象层出不穷

2月14日,格林豪泰旗下一加盟商向北京商报记者反映,2016年5月格林豪泰单方面通知加盟商,指标达不到所有加盟酒店前50%的每个月多交3000元管理费。

最近几年国内游客对于出境游的需求持续走高,而签证作为出境旅游市场的导流产品,很多旅行社都将此业务视为推销机酒、旅游产品的切入口。但随着出境游市场持续扩容,围绕签证出现的乱象及问题也愈加凸显。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目前,旅行社代办签证过程中存在着:资料准备、填写申请漏洞频出;简化签证流程不透明,涉嫌造假在职证明、银行流水等资料;资质不全的代理机构高价送签等问题,均使消费者无形中被迫担上拒签风险,且自身权益受到损害。

日前河南一加盟商称,现状依然未变,而广州一家加盟商则表示,与格林豪泰酒店集团解除了关系。北京商报记者试图联系格林豪泰酒店集团方面,但截至发稿前均无人回应。

一位旅游行业内部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日前自己通过某旅行社办理签证时,旅行社以“旅游从业者办理签证容易被大使馆抽查送签资料,加大过签难度”为由,建议该消费者在填写相关表格时“虚构”一个工作单位,以便顺利过签。此外,还有一位在微博上宣传自己可以代办赴日个人旅游签证的博主向记者透露,目前,电商平台上不少所谓代办签证的店,其实本身并没有大使馆颁发的代办资质,而是与拥有代办资质旅行社合作的“代理送签机构”。这些机构收费高低不等,大多数会以手续、材料“极简”等条件来吸引消费者办理签证。但这些机构自身并无送签资格,甚至不一定是在工商部门登记注册的企业,有时还多会转几道代理,进行层层加价,所以大使馆公示仅200-400元的签证手续费,代理机构却会挂出六七千元,甚至1万多元的“天价”。

华住与加盟商达成和解

1月20日,北京商报报道了华住旗下的汉庭加盟商与华住因开店过近等加盟矛盾闹上法庭,此事受到华住旗下上百家加盟商关注。

1月19日,华住起诉旗下汉庭加盟商陆先生案开庭,原因是被告此前在网上发表文章暗指华住不断开店影响了加盟商的利益。在开庭现场,共有200多个加盟商联合到法院声援陆先生。

日前,华住方面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前与加盟商之间的矛盾已经平息。

海涛旅游重启赴韩团队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