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步入高中的筱筱是个乖巧可爱的小女生,迈着轻巧的步子踏进重点中学的大门,她发誓,一定要考上山东师范大学,这是她高中三年奋斗的目标。

(一)

“我到底是什么”

“筱筱?哪位?出来一下。”

临近高考的日子,太阳有些毒热地炙烤着这个学校,林荫大道两旁浓浓的绿意也抵挡不了这紧张的气氛,闷热的空气让人焦躁不安。唯独有点生气的地方便是操场,放纵狂奔的自由也并不是人人都拥有的。何况体育艺考生照样活在高考的牢笼里——无可避免地戴着这沉沉的“镣铐”。

“欧小沫,你的宋熠枫回去找你了吗?”刚冲完澡出来,坐回到电脑前,点开好闺蜜墨锦儒闪动的QQ头像,我还是顿住了——墨锦儒知道宋熠枫离开我的生活已经一年有多了,如今她的言下之意是不是说他回来了呢?

筱筱茫然的抬起头,跟着讲台上的班主任走到了走廊。

“朱筱筱,朱筱筱——”语文老师盯了筱筱好一会儿,她却只顾望着窗外出神以至于忘了现在还在上课。这下好了,被点了两次名她才晃过神来。

宋熠枫,那个从初中到高中到大二一直陪着我的男生,吵了那一架之后竟悄无声息地选择交换生离开了,而且一年来杳无音讯。

“筱筱是吧?咱当个课代表吧……”

她慌慌张张地站起来,一脸懵然,尽管这样的神色稍纵即逝。

那一次吵架,我现在还是不知道因何而起。那天早上,宋熠枫说有事想和我说,晚上要我陪他去一个地方。由于我事先答应了李家安作为他的女伴一起去参加晚会,所以就推了宋熠枫。李家安是隔壁班的同学,刚开始他追我的时候轰动着两个班,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追了我好些日子,后来也成了我们圈子里的人,不过记得当时宋熠枫对他总是冷冷淡淡的。晚会现场,我看到宋熠枫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心里十分不爽,他明明跟我说过他对那些晚会活动不感冒。复杂的情绪,我喝了一点酒,散场之后,李家安送我回家,在我家门口又是一次告白。或许是酒精的作用,我突然觉得,李家安一直这么为我付出,挺感动,我就“哇”地一声把头靠在他的肩膀,哭起来。李家安一直抚摸着我的头,直到我情绪平稳不哭了,他才离开。

“什么!老师,还没开始了解怎么当啊?”

“你来读下一个自然段。”

   “欧小沫,我到底是什么?!”在我打开门的瞬间,身后传来宋熠枫生气的声音。

“没事,这也是老师提供的一个接触老师同学的机会,就当语文课代表吧,我知道你写作方面很不错……”

“63页,第六段。”看着筱筱杵在那儿不知所以,同桌丁嘉琪小声提醒。

   “你什么意思!”我转身对着宋熠枫吼。

“啊……那好吧,我先试试。”

“哦……”筱筱柔柔地读着课文,她的声音就像她这个人一样恬静婉约,仿佛一阵清风灌醉了每个人的心。此时教室里安静得只剩下她清澈的声音和书本翻动的声音。

   “你的晚上有事就是要做李家安的女伴吗?”宋熠枫收起了他的愤怒,笑着说道。

筱筱无奈的回到教室,一扫视,全班的眼睛正齐刷刷的盯着她,筱筱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后,赶紧小步跑到座位上坐下。

等筱筱读完,老师不大高兴地示意她坐下。那眼神赤裸裸写着“下课到我办公室一趟”。

原本听到宋熠枫的话,我心里还有一丝的窃喜,可是他的笑刺疼了我。我没有再说什么,“砰”的一声,我关上门,冲回房间趴在床上哭了好久。

从那以后,每天收发作业成了筱筱最烦心的事,每次收到那几个捣乱的男生跟前,他们就开始逗筱筱玩,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其中最厉害的是郭寒,王炜,石尚和任嘉琪。其他的有时候还交作业,但是那个郭寒,几乎从来不交。

看来这堂课,朱筱筱注定要在忐忑中度过了。

接下来的日子,我没再见过宋熠枫,再后来他就去了G大。

高中第一个假期,筱筱在家上网,QQ好友通知,备注是郭寒。筱筱一看,头都大了,难道在学校欺负她还不够,假期也不放过她?点了同意添加好友,筱筱开始看郭寒的空间。

“铃…………”

   “没有,我没见过他。”我还是装作平淡地回了一句。就算时间过得再久,我还是不习惯,我还是在逃避他不在我身边的事实,谁都不知道我对他日渐浓厚的喜欢还要在大家面前假装无所谓。

“两米远的距离,安然如草木的无言。”一进去就看见了班花莫琼的留言,什么嘛,不就长得好看点,这才刚开学就和美女这么暧昧。筱筱不知道哪来的气,立马下了线。

下课铃声终于合时宜地响起,朱筱筱已经做好了进办公室的准备,等了半天,语文老师整理好书本走下讲台的时候并没有叫她。她心里紧绷的那根弦瞬间放松。

   “没见过就算,我们不理他了。明天见个面吧,我回来了。”墨锦儒为我感到一丝的心痛,这是我能深切感受到的。

两天的假期结束了,筱筱趁假期和那几个捣蛋份子好好聊了聊天,缓和了一下关系,最起码让她顺利收齐作业啊。除了那个郭寒,筱筱至今没和他聊过天。

“筱筱,你今天上课怎么回事?”倒是同桌丁嘉琪就开始盘问筱筱,还带着一脸坏笑。

墨锦儒是在高二的时候转来我们班上的。记得那一天,老师领着她进来的时候,我正在埋头做着我的英语试卷,听着同学的窃窃私语在耳边嗡嗡响,后来才知道当时大家都以为她是男生。  

地理晚自习,筱筱在收作文。地理老师进去了,筱筱正好停在郭寒的地方,走也不是停也不是,就往郭寒座位的地方靠了靠,想躲一下老师的视线。这时郭寒把筱筱抱的作业放到他的桌子上,然后自己使劲往里坐了坐。筱筱一愣,突然觉得郭寒眼睛很漂亮。

“我……没怎么——”

   “大家好,我是墨锦儒,以后请多多指教。”听到她的介绍,为了表示礼貌,我还是抬头看着她,男生长短的发型下一张精致的脸,恰好我的微笑对上了她的眼神,她转过头对老师说道,“老师,我可以和那位同学同桌吗?”

从此之后的假期,郭寒都会和筱筱聊天,俩人越来越合拍。与此同时,因为筱筱的单纯懂事,很多男生也不再和筱筱对着干,很乐意和她聊天。

“我看你一直瞧着外面呢!一定有心事,快说!”嘉琪不愧是女神的死党,任何细微的动作都难逃她的法眼。

老师看着墨锦儒,再看看我和我的同桌张怡,一脸的为难。

筱筱的座位在郭寒斜前方,每次郭寒过去,筱筱的同桌张怡都会和筱筱说:“唉,好正的脸,老天怎么就没赐给我这么个男神……”筱筱总是不屑的回一句:“班花在心里骂你呢,快学习吧花痴!”其实筱筱的心里早就乱成了一锅粥。

“我……没有——”

张怡抓着我的手细声地说道,“欧小沫,我不要和你分开,你赶快拒绝!”

很快,高中第一个寒假来了。和郭寒聊天似乎成了筱筱的必修课,每天早晨都很期待的坐在电脑旁,一登录QQ就是郭寒发来的信息。

“喔!我待会儿还要去画室,嘉琪你要陪我吗?”筱筱立马转移话题。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墨锦儒就走到张怡的旁边,张怡不想动,墨锦儒一直站着,老师只好说道,“张怡,墨锦儒是新来的同学,让欧小沫带带她吧,你搬到前边的空位置吧。”

除夕前一天,大清早,筱筱正和郭寒聊得开心,突然看见键盘上有血,筱筱一惊,立马站起来,心里的石头落了地,原来是流鼻血了。郭寒让她快去躺着,别玩了。筱筱就跑去擦了擦,回头见期待已久的新电影上映了,喜滋滋的开始看。到了中午快11点,电影播完了,筱筱退出全屏,“我的妈呀,这么多”,点开右下角的QQ图标,全是郭寒发来的,问筱筱好了没有,筱筱赶紧回了一个:“早好了!”郭寒接着回:“那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害我担心这么长时间。”筱筱看着这句话盯着电脑屏幕不知道想些什么。

“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我陪你一起去!走吧——”说着嘉琪挽着筱筱蹦哒蹦哒地就走。

这一次选座,张怡和墨锦儒结下了“梁子”,就算后来大家成了好朋友,她俩也总是互怼。

假期总是转眼即逝,新学期到了。可惜开学没多久,又有烂桃花被筱筱摊上了:任嘉琪表白了!学校组织春游活动坐车去青云山的前一天,嘉琪把筱筱叫到教室门口。

朱筱筱从小就学画画,最喜欢的作品是梵高的《向日葵》。她说,她渴望像向日葵一样追随自己的太阳,那种向上生长的自由,那种震撼人心的坚强都是她的心之所向。只可惜,筱筱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从小到大,她就在父母的规划中规规矩矩地走着或许并不属于自己的路,就像一辆火车,准点出发,准点到达。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画画,但这画她从小画到大,久而久之已成习惯!她在父母的千呵万护中长大,从未吃过一点苦,受过一点委屈。她就像温室里的花朵,从未经过雨打风吹。按照她父母的计划,等她读完高中就会送她去维也纳学画画。每个人都羡慕她有那么好的家庭,有那么骄人的成绩。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人生半点都由不得自己做主!她不过是一个活在父母期望里的可怜人,为了不让父母失望,她只能一次次满足父母的期望……

我们几个,包括宋熠枫在内,有着美好的青春回忆。高考结束之后,我和宋熠枫考上了X大,墨锦儒出国,张怡去了B市。

“筱筱,我就不卖关子了,郭寒是不是喜欢你?”

“回来几天?”墨锦儒在国外上的大学,这几年,我和她也就是放假的时候能够见上。

“啊……不可能吧,我不知道啊……”

   “明天见面我再跟你详细说吧。我现在要去好好陪陪我家的老头子,请罪。“还没等我回复,墨锦儒的头像就暗下去了。

“那你知道什么?你知道我喜欢你吧?”

我关上电脑,拿起杯子,走到客厅,倒了杯水。看着这个我住了一年的小公寓,还有挂在衣架上那件打算送给宋熠枫的墨绿色大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