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用镰刀划破黑暗的混沌,你们用铁锹砸碎了贫穷的石门,你们用耕犁开垦出希望的土地,你们用拖拉机碾平了通向了幸福光明生活的道路。

1、眼睛为她下着雨,心却为她打着伞,这就是爱情。

你们都是要到农村去的志愿者,一看到诸位,我就觉得似曾相识,你们的言谈,说话的姿势,眼睛里流露出的热情、困惑,你们的快乐与苦恼,初到农村时的惊喜,工作深入不下去时的焦虑,以及无休止的…

从石器铜器到铁器,再到现代化的大机器,你们一刻也没有离开脚下的土地,你们的爱最专一,最久长;从人力到畜力,再到能源动力,你们始终坚守着自己的岗位,你们的爱最坚定,最执着。你们的血汗延续着华夏几千年的香火,你们的智慧滋润着一代又一代的文人志士,你们的双手一次次把我们的国家从灾难中拯救,推向另一个时代的顶峰。

2、光是年轻的,却是古代的,影子是瞬息的,却生来就老了。

你们都是要到农村去的志愿者,一看到诸位,我就觉得似曾相识,你们的言谈,说话的姿势,眼睛里流露出的热情、困惑,你们的快乐与苦恼,初到农村时的惊喜,工作深入不下去时的焦虑,以及无休止的争论,平静下来以后的思考与自我质疑等等,在20世纪的中国历史、中国知识分子精神史上都曾经出现过,而且,这其中也有我自己的身影。这里存在着一个代代相传的精神谱系,存在一个持续了一个世纪的知识分子(青年学生)到农村去、到民间去的运动;也许你们并没有意识到,你们实际上正是这样一个历史运动中的一个环节,一个新的篇章,你们是沿着前辈所开辟的道路往前走,你们正在继续书写与创造新的历史。

从东北的黑土地到江南的红土地,从西部山区到沿海平原,从青藏高原到四川盆地,从岩溶地貌到河流谷地,从大兴安岭到西双版纳,从沙漠绿洲到温室大棚,你们的身姿随处可见,最为熟悉;你们夜以继日,不辍耕耘。平凡的工作造就了伟大的性格,坚韧的态度显示了高扬的气质。

3、世界以痛吻我,要我报之以歌。

一、第一代知识分子下乡

从一江春水向东流到孔雀东南飞,从奔赴沿海到开进国外,一个新的阶层在中国巍然诞生。他们就是农民工,他们从农村走进城市,活动于城市的大街小巷。他们在午夜运垃圾,在黎明扫街道,迎着朝阳卖早点,开着出租满街跑。他们从事着最脏最苦最累的劳动,他们是城市文明与繁荣的乳母。

4、只有经历过地狱般的磨砺,才能练就创造天堂的力量;只有流过血的手指,才能弹出世间的绝响。

五四运动是现代知识分子精神的一个源头。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核心是人的觉醒与解放,其中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妇女、儿童与农民的独立价值的发现与充分肯定;对于农民的发现,鲁迅后来有一个追述,他说:我生长于都市的大家庭里,从小就受着古书和师傅的教训,所以也看得劳苦大众和花鸟一样。有时感到所谓上流社会的虚伪和腐败时,我还羡慕他们的安乐。但我母亲家是农村,使我能够间或和许多农民相亲近,逐渐知道他们是毕生受着压迫,很多痛苦,和花鸟并不一样了。这至少说明,五四的先驱者已经认识到,农民,底层的人民,他们不是供人观赏、践踏的花草,而是有自己的价值,有自己要求的独立的人,他们应该享有自己的幸福,有权利发出自己的声音,维护自己的独立权益。

中国农民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最勤劳,最朴素,最勇敢;中国农民是世界上最具耐性的人,眼泪流在心里,委屈憋在肚里,早起晚睡不嫌累,风里雨里不觉苦;中国农民是世界上最具创造力的人,可以摧毁一切黑暗势力,也可以创造一切人间奇迹;中国农民是世界上最强大的人,泰山向他们低头,江河向他们奔流,帝王唯他们俯首。

5、当你为错过太阳而哭泣的时候,你也要再错过群星了。

而另一些思想家则把农民的解放与整个民族的解放、发展联系起来。李大钊当时就写了一篇《青年与农村》,指出:我们中国是一个农国,大多数的劳工阶级就是那些农民。他们若是不解放,就是我们国民全体不解放;他们的苦痛,就是我们全体的苦痛;他们的愚暗就是我们国民全体的愚暗;他们生活的利病,就是我们政治全体的利病。他进而提出,要想把现代的新文明,从根底输入到社会里面,非把知识阶级与劳工阶级打成一气不可。于是,他发出了我们青年应该到农村去的号召。李大钊讲的第二个理由,就更值得注意。他说,现在大家都在讲推行民主政治的关键,是要立宪;但是不要忘了,中国的选民大多数都在农村,如果农民没有开发,农民没有觉悟,没有自由的判断力,如果真的实行普选,那些练习了许多诡诈的手段的城市强盗,就会来骗他乡里的父老,如果把这些人选上了,立宪政治、民主政治,哪有丝毫的希望?李大钊因此而大声疾呼:立宪的青年呵!你们若想得个立宪的政治,你们先要有个立宪的民间;你们若想有个立宪的民间,你们先要把黑暗的农村变成光明的农村。这样的农村,才算是培养民主主义的沃土,在这方面活动的青年才算是栽植民主主义的工人。我们再来看他的第三条理由。他说,现在许多青年,天天在城市里漂泊,找不到出路,农村中很有青年活动的余地,并且有青年活动的需要,却不见青年的踪影。在他看来,这是一种自误。因此他号召:在城市里漂泊的青年朋友呵!你们要晓得,城市上有许多罪恶,乡村里有许多幸福;你们为何不赶紧收拾行装,清结旅债,还归你们的乡土?李大钊这番话可能与大家的感受不大一样,因为在许多年轻人看来,城市还是有很大的发展余地,还是令人向往的;但城市人满为患,大概也是迟早发生的事。

英勇无畏的中国人民,巍然屹立于世界的东方,用心守望着未来的光明航程,从事人世间最神圣的工作,他们的功绩光耀世界,万古长青。

6、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生有何哀,死有何妨?生的绚烂,死的静美,便不枉此生。

二、第二代知识分子下乡

7、我最后的祝福是要给那些人他们知道我不完美却还爱着我。

五四时期,知识分子到农村去,到民间去,基本上还停留在理论的倡导与小规模的试验上,并没有形成实际运动。真正的到农村、民间去运动的大力发展,是在20世纪的30年代。大革命失败以后,随着对中国社会认识的深化,越来越多的知识分子把目光转向农村,认识到中国的根本改造必须从农村开始。但却在如何实现中国农村的改造问题上,出现了两种不同思路。一种是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他们认为,中国问题从根本上说,是一个社会制度问题,必须通过革命,先夺取政权,从根本上改变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社会制度,才有可能进行新的建设;而农村问题的根本也是土地制度问题,农村的变革必须从土地改革入手,改变少数地主占有大量土地,而大多数农民则无地或少地的状况。而中国的革命又必须以广大农村为根据地,以农村的变革为全国变革的基础。正是在这样的思想指导下,中国共产党在南方江西、福建、湖南、湖北等地发动了苏维埃运动,大批的革命知识分子到农村去发动革命,建立根据地,出现了毛泽东诗词里所描写的收拾金瓯一片,分田分地真忙的革命景象。

8、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而我已经飞过,思念是翅膀飞过的痕迹。

与此同时,一部分以晏阳初、梁漱溟为代表的知识分子则在大力推行乡村建设运动。晏阳初认为,中国农村的基本问题是愚、穷、弱、私四个字,因此,需要进行四大教育,即文艺教育、生计教育、卫生教育和公民教育,他强调,这四大教育的核心,是对农民的知识力、生产力、保健力和团结力的培养,说到底,是对人的教育与改造,而从事人的改造的教育工作,这才是解决中国整个社会问题的根本关键。为了实现这样的理念,他提出了博士下乡的口号,带领一批年轻人在河北定县等地进行了将近十年的农村改革实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