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那好吧,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发表于 2005-10-28 17:23

下午三点半就到了焦作火车站,马上去看回来的车票,还是没有。

打算明天去青天河玩,我们一路打听都说没有直达的班车。后来听说好象有火车可以到,一问果然有,2.5一张,可是票出来一看居然是后寨,我们有点蒙,不知道那里离青天河有多远,后来听说还要走40多分钟,看来不能坐火车去,再想办法吧。

焦作的火车站修的还是满好的,很大,也很干净,感觉比新乡的要好。

焦作有两个长途汽车站,一个在焦南,一个在焦被北。焦南的那个只有省内的车,焦北的那个是新修的汽车站,很大很漂亮,那里有通往全国各地的班车。

从火车站出来正对着的就是焦南,沿着民主路一直走找今晚下榻的宾馆,看了几家都不满意,走到一个很大的中间有铜马雕塑的路口就到焦南的长途车站了,里面没有到青天河的班车,到是看见里面有卖当地特产的,我们买了油茶10.5元和香椿酱(吃起来没有想象的好)5元。

在这个大十字路口周围有几个比较好的旅馆,有康馨,亿万,亿万太贵,康馨标间160,条件挺好,老公挺满意,可我还是嫌贵。天色不早了,我们决定到焦北的新车站看回北京的车票,看来我们是买不上火车票了,我们决定坐汽车回去。

在民主路上乘坐13路公车可以直达新车站。七号晚上的卧铺已经没有了,只有八号白天的座位和晚上的卧铺,看来还得再多住一天。由于拿不定主意什么时候回去就没买票,还是先回去吧。

坐在出租车上,老公说还想沿路找宾馆。我当时也心烦意乱的,不想再找了,就对老公说别找了,就住康馨吧。就这样让车直接把我们送到康馨,在路上我们与司机谈明天去青天河的事,最后120元搞定,早上7点30接我们,下午4点接我们回来。

中间还有一个小插曲,我们下车时司机非要我们交一些定金,老公居然想给,那哪行,我坚决没给,不是钱多少的问题,我们都是游客,万一他悔约,我们可没有时间为了10块钱去投诉他,耽误不起的是时间。我说定金肯定不会给的,你不去就算了。他居然说我们不相信他,我说我们凭什么要相信你,你不是也不相信我们吗。最后还是老公给了他电话号码,他看实在要不来定金也没再坚持。后来我琢磨恐怕象我们这样的客户也不太好揽,他怕我们又找别人的车才非要定金的,因为在宾馆门口有好多揽客去景区的出租车。

和大家说个笑话吧,本来是要住康馨的,可是下车以后突然发现还有交通宾馆,我拉着老公说去看看,老公一边嘴里说着这里也不会便宜的,一边和我进来,一问房价标间居然才100,服务员说还有更便宜的单人间90,我们看过房间后觉得满不错,虽说是单人间,但是一张大双人床,房间象是新装修的,但没有什么怪味,最主要的是被子挺干净,而且没有闻到其他的怪味。就住这了,我和老公都挺满意。到服务台交钱的时候老公和服务员商量:“能不能再便宜一些啊?我们都没有什么钱的。”然后我们俩眼巴巴的望着服务员。结果,她说:“那就85吧,不能再便宜了,而且还有免费早餐。”呵呵,能省5块是5块啦,况且还有免费早餐啦。最搞笑的是我们出来后才发现我门入住的宾馆居然不是交通宾馆,而是交通宾馆旁边的亚美宾馆,难怪这么便宜呢。不过住进去后发现一个问题,他们是两个卫生间公用一个窗户,窗户和墙之间有2寸左右的空隙,所以根本就不隔音,隔壁的人用卫生间、洗澡都听得清清楚楚。除此以外没什么不好。算啦算啦,谁让这个旅馆的性价比高呢,反正只住一两天而已。

后来我们又去过交通宾馆看了,标间折后148,给我们看了两个房间,灯居然都是坏的,一进房间怪味扑鼻,不过床单还算干净,毕竟是三星级的嘛。

住下后该出去吃饭了,这时已经七点多了,沿着民主路往北走,找寻传说中的夜市。在路口买了两串油炸豆腐干吃,味道一般般啦,卖豆腐干的大姐告诉我们夜市没有了,郁闷。不过沿着这条巷子直走,然后右拐再右拐,也有一个当地人吃饭的夜市。步行也不太远,十几分钟就到了。也许是下了一天雨的缘故,人并不是很多,我们随便找了家吃了烩面,沙锅,还要了两个凉拌菜,一共才13元。说实在的,我觉得味道一般,太油腻。回来的路上买了一张葱油饼1元,打算明天中午吃。老公想吃的烤鲇鱼这里也有,10元一只,不过最后一只已经卖出去了,在炉子上正烤着呢,滋滋的冒着香气,老公恨恨地看了好几眼才走。

吃完饭出来已经8点20了,老公拍板说就买8号早上的汽车回北京。13路的末班车已经没了,于是我们打了一辆当地的电三轮去长途汽车站,讲好来回8块。

回来后我们在宾馆旁边的蓝波弯超市买了酸奶和点心,看样子那应该是焦作比较大的超市,本来想买点切片面包明天吃,居然没有,只有一种面包就是好利来的。

回到宾馆收拾好明天要带的东西,洗完澡就休息了。

现代快报讯一位87岁的老人,在南京市迈皋桥附近的一家宾馆住了两年,还不让服务员打扫卫生,房间里都是垃圾。宾馆担心老人年纪大了,身体不好,万一出事担不起责任,于是向现代快报96060热线求助。那么,老人为何要长期住宾馆?有其他地方可以安置他吗?

也许我长得象个色狼,一开始她似乎很怕我。她就是燕子,山西阳泉人,一双诱惑的眸子总流泄着灿烂的光茫,温柔的玉手映衬出脖子的美妙与胸部的性感。她在馨雨宾馆做服务员,二十岁,柔嫩靓丽的青春令男人无不向往着她的领地,我也忍不住向她投去渴慕的目光,使得我掩饰不住这些色狼的特征。

焦作亚美商务酒店¥68起立即预订>

图片 1△老人的房间里有很多垃圾

住进馨雨宾馆,我超一半的理由就是为了结识她;她似乎也发现了我内心这个小秘密。每天上午十点她来我房间打扫卫生,总会邀请另一个服务员一起,我猜想她肯定担心我象别的色狼一样,见她单独出现在我的单人房间里就冲动得不顾一切的去抱住她,所有人都低估了我在美女面前的自制能力,她也如此,我心底暗自好笑。

展开更多酒店

难道要一直住在宾馆?韩照林说,现在老人身体明显不太好了,万一病倒了,谁来照顾,谁递送汤药,谁陪着去医院?所有这些,都让他这个做宾馆生意的人头痛不已。

我住进馨雨宾馆一个星期了,却仍然没机会多接触燕子。我只知道她如今尚未恋爱,仅此而已。这天又到了上午十点,燕子今天独自一人来我房间打扫了,当她正低头拖地的时候,楼上那女人的春叫声突然又高声响起,我突见到燕子脸色微微红了,似乎热血正在沸腾着,她急促的呼吸声我都听得清清楚楚……我见左右没人就立即轻声问她:“你这么漂亮,都二十岁了,怎么还不找男朋友呢?”

杨大爷1931年生,没有老伴,也没有子女。据宾馆服务员回忆,大约两年前的一天,他来到这里,登记住店。当时他要了最小的一个房间,原价是128元,后来算了优惠价80元一天给他。

燕子:“你干嘛要请我吃饭呢?”

据宾馆的人介绍,杨大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纪大了,有点糊涂,总有一些奇特的举动。

燕子停止了拖地,抬起红彤彤的脸望着我:“还不想找。”

原标题:87岁老人住宾馆两年,不让打扫房间不肯回家

晚上,燕子真的带我到处转转了,我们一路有说有笑,如同结识多年的老朋友一般。之后一连几天,我们便由陌生变得熟悉,成了朋友,她单独来我房间的时候多了起来。又在一天上午十点,她再来我房间打扫时,楼上的高声春叫居然又突然响起,我见她仍然象上次一样脸红紧张心跳加速,立即伸手将她拉进怀抱。她没有反抗,任由我将她抱上床剥光了衣服……整个过程,她一直紧闭着双眼……

图片 2△老人最近身体不太好,前两天大小便失禁

我们谁也未说过一句话,就在那高分贝的春叫里合二为一了……

“那就好。”韩照林叹了一口气,露出忧心忡忡的表情。

燕子:“没遇上合适的。”

据了解,杨大爷是南京人,以前住在新街口地区,有一份退休工资。老人住宾馆的钱都是自己的积蓄和退休金。